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白雨】九局下半-序章(上)

棒球paro
主白雨,副的挺多,京天,拓兰,后期可能有广狩。
为了避免坑,每次就不编序号了都以短篇形式放出x
————————————————
      
“ 哐!”
    
金属球棒在挥动时反射出明晃晃的光,正正击中了球。
     
作为第四棒的白龙现在内心,说是崩溃到也不至于,但也着实让他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
      
就像是一句脏话控制不住要脱口而出,到舌尖上的时候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点力不从心的残觉。
     
球高高地画出弧线,飞向烈阳的天空,落点应该能到外野。
     
白龙扔掉球棒就开始跑垒 ,鞋钉嵌入地面翻起一荡沙尘,夏天独有的热浪刮擦过他的脸颊。
      
身后对方捕手指挥的声音,场边的助威声在白龙耳中听起来都不太真切了,只是一边抬头看飞出去的球,一边前进,前进着。
     
他动作利落地踩过垒包。
       
白龙飞快地朝外野方向瞄了一眼,球马上要落地了,这个距离看起来——全垒打吧。
    
果不其然,对方外野漏接球之后,他听见说了着“全垒打”的声音 。
    
除了他,垒上一个跑者都没有。
    
白龙小跑着踩过本垒。
    
他看见场边休息区,队员们都垂头丧气地坐在场边。   
    
怎样都好了。
     
白龙回到休息区取掉头盔,将球棒哐当地扔回去,看向下一个击球的选手。
      
九局下半场,比分2比6,两人出局垒上无人。
    
明明比赛要输了,白龙的心情却逐渐愉悦起来。  
    
结束之后,去看看剑城他们的比赛吧。
    
他往休息区的椅子上一靠,大大咧咧地翘起腿,手里拿着运动水壶仰头灌了两口。
     
如果下一个打手无法上垒的话, 这个夏天也好,分裂的球队也好,都将和他再也没有关系了。
    
     
     
夏天的浓荫里裹满了聒噪的蝉鸣。
    
雨宮太阳把帽子扯下来往旁边一扔,就着酥酥响的草地躺了下来。
     
距离社团还有半个小时,先睡一觉……唔,等他们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来找人吧。
     
“喂,你是棒球部的人吗。”
    
刚刚把自己摊开的雨宮太阳,发现自己正被一双红色的眼睛居高临下地打量着。
     
说话的人头发是白色,长长地扎了一个马尾,看起来觉得超热的……而且一点礼貌也没有。
    
制服是本校的制服,人却是没见过呢。
     
“嗯,是唷。”
     
“棒球部在哪?”
     
雨宮太阳想了想,指向了左边的路,“往那边走然后左转左转左转。”
     
围着这个教学楼绕路一周,就到了唷。
     
“谢了。”
     
噗嗤,居然还好好道了谢。
     
这个家伙,说他脑子轴好还是耿直好啊。
     
雨宮太阳随手揪下一片草叶叼在嘴里。
      
如果是转校生来找棒球部,那迟早会再见面。
     
那个身高,是能打出大号全垒打的选手吧,以前是什么学校的呢,如果他加入了棒球部的话……位置是……
     
雨宫太阳翻了个身,脑子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
     
     
     
雷门中学,今年夏季比赛进入了32强。
     
对16强比赛的时候,对手并不是很强,但是因为投手的原因输了。
      
照往年的水平,16强为止都应该算是热身赛。
      
白龙站在雷门的球场外,仔细地将球场里的人与比赛时的表现对应起来。
     
投手有两个,ACE在16强比赛前发生事故,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另一个刚刚在树下见过了。
       
那种偷懒的态度,会输也是理所应当的。
      
原本看雷门的棒球不错才转学过来的,要不还是算了吧…投手不行的话,这只队伍也……  
     
“白龙,来了啊。”
     
声音夹杂在蝉鸣里,白龙愣了愣才回头去寻找声源,“剑城。”
     
剑城京介扛着装球棒的袋子晃晃悠悠走过来,棒球帽压住了他张扬的发型,只留出一截翘起的马尾,从棒球帽后面探出来随着动作摇摆。
      
“今年ZERO虽然首战输了,但是也不至于要转校吧。”,他站在白龙旁边,把球棒搁在地上,一如既往地嘲讽着搭起话来。
     
白龙好像完全没听出话里带刺,居然很认真地回应,“就是因为队伍有问题才会首战战败。”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球场里的队员,好像在做慎重的考量。
      
剑城京介忽然想起,这家伙在ZERO里,是捕手四棒吧,作为队伍里的支柱如果和队伍里的谁有问题导致首战战败的话,那应该就是投手了。
     
ZERO的投手,确实是个叫修的人来着……
      
“白龙,我们队伍里缺个捕手,你要试试吗?”
      
“捕手?”,白龙看了看场边正在保养防具的队员,“你们缺的是投手吧。”
      
“不啊,投手很好。”
      
那种要训练了还在树下睡觉的投手那里好了?
        
“我还没有要打算加入棒球部。”
      
“那你来雷门干什么?”,扔下最后一句话,剑城京介提起袋子,向着球场里朝他挥手的棕发少年走了过去。
     
“我…!”,白龙像是被揭了底牌,有些局促地话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想和不错的家伙一起打棒球。
     
果然这种话,对着这个让人咬牙切齿的家伙,说不出口。
     
     
     
“喂,你。”
      
雨宫太阳还在梦里跑着扇形球场,耳边的声音却完全无视他想继续睡的意愿,比蝉鸣还聒噪地响着。
     
“起来。”
     
不是天马的声音……是梦吧。
      
“咚!”
     
雨宫太阳被耳边一声闷响惊得彻底醒过来,声源是脑袋旁边一根杵在地上的金属球棒,球棒的主人此刻单膝跪在他身旁。
     
“…很危险啊!”
     
他有些后知后觉地被惊吓到,但是很快这种不满,就被对方不接话的尴尬替代。
     
凑近打量对雨宫太阳造成的压迫感,让他恍惚觉得,树荫下笼上了第二层阴影。
     
啊,是刚才来问路的人。
      
我让他绕路的事情被发现了?还是说……已经入部了然后被打发来找他?
      
看见人确实醒过来了,白龙站起身,把手中的球丢给雨宫太阳。
      
雨宮太阳眨眨眼睛,这是……让他该去投球了的意思?
      
他看看球,看看白龙。
     
“雨宫太阳,稍微陪我一会儿。”
    
    
    
那个人给他的球与棒球部的球不一样,做工上有着细微的差别,这是他自己的球吧。
     
雨宮太阳这么想着,指腹磨挲过线缝。
    
那个人,原来是捕手吗。
     
是因为,自己和神童前辈配合得不好…所以才换捕手吗。
     
不不,神童前辈是个好捕手。有问题的是自己,如果自己能更加地……
     
“投球。”
     
蹲在不远处的白龙淡淡地出声,雨宫太阳才发现自己有些走神的事实,他难得有些无措地压了压帽沿,才恢复了投球前的站立姿势。
     
想太多也没用,现在只要好好投球,就好了。
     
抬腿,迈步,挥动手臂。
      
“啪”。
     
球落进捕手手套里的声音总能让投手感到安心,然而这颗安心的球并没有在白龙的手套里待上两秒,就被扔回雨宮太阳手里。
     
捕手保持着等待接球的姿势,雨宮太阳略加思索,握球的方式稍稍改变,换了一个球种。
      
“啪”。
     
大概投了有十来球,白龙终于站起身,没有继续接球的打算了,雨宮太阳活动了一下肩膀,抬手蹭掉挂在下巴的汗珠。
    
天气热起来,随便活动一下都会出汗,真的是很麻烦啊。
    
他看了看先前躺的树阴,好想回去,可是这个人……呜哇!什么时候走到他面前来的!
      
雨宮太阳回头的一瞬间被惊得下意识退了两步,近了看这个人好像更高了些……为什么头发那么长还不出汗啊?
      
白龙一言不发,取下手套握住雨宮太阳的左手,一边打量一边磨挲着。
     
这个人才投了几球就出汗了,但是明明出汗了,手指却是冰凉的……
     
手上有茧子,很薄,练习的时间不太多吧,体力跟也不上的样子,不过在这样的球速下能投出刁钻的球路,就是说,是所谓的“天才”吗?
      
雨宮太阳看着眼前的人愣了愣,眨眨眼睛,然后想起了,“那个……你是我的捕手吗…?”  
     
握着他的手松开了,白龙抬起视线,红色的眼睛盯着雨宫太阳,下一秒眉头就紧皱起来。
      
……这家伙刚刚说什么了吗,想了会儿别的事情没注意听……好像是问了什么问题,是什么问题来着……
     
雨宮太阳在心里难过地拧过头去。
     
呜哇,这,这个人为什么总是不说话,表情还那么吓人……和这种人相处,简直要窒息。
     
是问题不好吗,那再问问别的问题。
     
“你之前是哪个队伍的呀?”
     
啊,这次听到了,白龙舒展开眉头。
      
“ZERO。”
     
噢,这个倒是好好回答了……ZERO今年首战就输了的事情,听剑城君说过……那,这个人就是ZERO的捕手吗?
     
连首战战败的队伍都能说出来,为什么在是不是自己的捕手的问题上不做回答?难道?不是自己的捕手?
    
天马他们,又选了一个投手吗…?
     
然后刚才这个,是“我要做谁的捕手”的测验吗!
      
呜哇,自己翘掉训练还在树下睡觉,肯定要被pass掉了……
     
那,再,再换着角度地试探一下吧。
     
“你,要在我们队做捕手吗?”
      
在雷门做捕手?是在问自己要不要加入棒球队吗……
      
白龙难得地犹豫起来,的确,和剑城说的一样,投手很好,有球速也有控球力,球种挺多的,在投手这种微妙的生物之中,这个算是好相处的类型。
     
但是,如果加入的话,这个投手就会和自己搭档了吧,接下来的两年都要把时间耗在这个家伙身上。
     
这个练习都不参加,赛场上崩溃暴投,体力差,又有让人不爽的天赋的家伙……
    
“……不。”,白龙从雨宮太阳手里拿回自己的球,“有天份却不努力的家伙,我最讨厌了。”
   
    
    
我最讨厌了。
     
最讨厌了。
    
最讨厌。
     
讨厌……
    
“噗嗤。”
    
明明被说了讨厌,但是雨宮太阳却抖擞着肩笑出声来。
     
要是白龙还在现场,大概已经“啪”地把手套砸在雨宮太阳头上了。
    
一边庆幸着自己忍到对方离开,一边反复咀嚼着“讨厌”的雨宫太阳,此刻正把脸藏在手套后面,调整自己失态的表情。
     
怎么回事啊,这种女孩子一样的用词。
     
留着马尾的话从背后看过来,的确是很像女孩子呢……啊不不,不能这么说。
     
雨宮太阳脑海中一一闪过雾野前辈和剑城京介的背影,深吸一口气忍住了笑意。
      
然后他想起了重要的事情,“那个人的名字……忘记问了。”
     
嘛,回去看一看选手名单就知道了。
     
ZERO的捕手,是吧……嗯…好像还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笑了半天忘记了。
      
是什么来着……
     
“太阳——”
     
天马的声音!
     
雨宮太阳立马回过神,朝着跑过来的少年扬起笑容,下一秒笑容凝固在脸上。
    
对了…新的投捕搭档的事情……
     
“诶?今天没有在睡觉呢…”,松风天马像是见到稀世珍宝的表情,看了看雨宮太阳,看了看他周围,“太阳你拿着手套对着空地……冥想吗?”
     
“没有啊。”,雨宮太阳取下手套和帽子,揉了一把头发,把稍长的发尾撩起来再戴上帽子压住,白皙的后颈暴露在阳光下,几丝被汗浸湿的头发耷拉着。
     
做完这一切,他才慢悠悠地开口,“刚才,我们队的新捕手来找我投球了……”
     
非常忧郁的语气,自己说出来的话,接下来,天马也该告诉自己,新的投捕搭档的事情了吧。
      
雨宮太阳由内而外地沮丧起来,他抬手压了压帽沿。
      
其实雨宮太阳并没有像别的ACE一样,对投手丘表现得很执着,毕竟他从来都不是ACE,一场比赛能够投三局,本人就很满足了。
      
但是,十六强比赛的时候,因为雾野前辈不在,他不得不投完全场,结果就是,体力耗尽,暴投,四坏球,最后在投手丘上崩溃了。
      
想起那时候的情景,雨宫太阳就觉得胸口的压迫感仿佛卷土重来。
      
啊,思维又要陷进去了……
     
他晃了晃脑袋。
     
“新的捕手……?”,松风天马好像为了这个答案思索了很久,“有吗?”
      
“就是那个,个子高高的,头发白白的,眼睛红红的人。”
      
“啊,你说的是白龙吧。”,终于在记忆里找到了,松风天马笑起来,“今天看见他在球场边和剑城说话了,他们以前就认识的噢。”
      
以前就认识……是一起打过棒球吗?
      
松风天马努力地想把剑城京介说的话完整转述一遍,他半握拳掩着嘴咳了咳,换上了冷漠的语气。
      
“那个家伙,是以前我打棒球的时候,在旁边帮我捡球的,他想在ZERO当经理人,结果被以‘头发够长但不是女生’的理由拒绝了,所以来雷门碰碰运气。”
    
“……啊?”,雨宫太阳愣了两秒消化了一下内容,空白的大脑随即被多到崩溃又说不出口的吐槽取而代之。
     
喂不是那样吧!!
     
剑城京介会和一个只是捡球的人结交吗!
      
而且那个人好好地有捕手的装备接球也接得很好啊!!
     
天马你又被耍了还毫不知情的吗!!?
     
话到嗓子眼又不得不憋回去,雨宫太阳在心里痛苦地闭上眼睛。
       
呜哇好心疼…把剑城京介当朋友的家伙,都好让人心疼……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白龙他没有申请入部呀…和剑城打完招呼身影就消失了……”
     
注意到雨宫太阳僵硬的表情, 松风天马想了想要不要岔开话题。
     
太阳他…是因为白龙没有入部的原因吗?
     
想来雷门当经理人,但是还没入部就先找太阳投球的白龙。
     
和。
     
投了球之后听说白龙没有入部,现在看起来非常沮丧的太阳 。
     
松风天马的脑子里,闪过一束光。
      
这,这难道是双向——那什么!
     
松风天马迫不及待地把这根线捋了捋清楚,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他朝着雨宫太阳拍起胸脯,“你放心吧太阳,我一定会让白龙当上棒球部的经理人的!”
      
当他把决心大声说出来的时候,雨宫太阳,以及来找“半天喊不来投手的队长”的剑城京介,一人在面前,一人在身后,双双露出了,“阅读理解求你救救他”的表情。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