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白雨】九局下半-序章(下)

棒球paro
————————————————
部活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天色暗了下来,相应地,球场边的灯一盏盏地点亮了。
     
场外的树林里传来蛙鸣,反倒衬得这个十来人的球场更加静谧。
     
雨宫太阳帮着收拾球场,他拿上球框,准备去外野把球一颗颗捡回来,正要跨出休息区的时候,神童拓人从身后叫住了他。
     
“马上就是秋季比赛了,稍微谈一下吧。”,神童拓人手上拿着一沓资料之类的东西,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向雨宮太阳示意。
     
“嗯。”
     
借着休息区的灯光,雨宮太阳看见了资料上写着的学校名字,木户川清修。
     
“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总之先看一遍吧,有不清楚的就问我。”
     
雨宮太阳点点头,指尖一划翻开了资料。
     
每一个打者打击的球种,未打击的球种,打击率,甚至球落的位置,都被经理人整理出来了。
     
虽然总是会拿到这样一份数据,但每次雨宫太阳都忍不住慨叹经理人的神奇,仿佛攥在手里的是 一 本对敌圣经 。
     
在心里把所有能想到的赞美词献给三个可爱的经理人,表达完敬意之后,他才开始细细地研读和记忆。
     
神童拓人把木户川清修夏季比赛的打击顺序做了个汇总,一边咬着笔头一边考虑配球。 
    
“以泷总介的性格,如果一直不能打击的话一定会急躁起来,所以专心压制住贵志部大河就好了……”
     
听见前辈在说话,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说的,但雨宮太阳还是从资料里抬起头,看向神童拓人。
      
“怎么了?”,注意到视线,神童拓人放下了笔记本,“资料有什么问题吗?”
     
“不…那个…… ”,投手,还是想要再选一个…… 这样的话,要不要跟神童前辈说呢。
     
雨宮太阳捏着手里的资料。
     
雾野前辈是赶不上秋季大赛了,自己也没办法投完全场……但是,再增加投手的话,对神童前辈也是负担……
      
不过,“还是再选一个投手吧。”,为了胜利着想的话,再选一个投手是必须的。
      
神童拓人并没有特别的惊讶,他只是稍微愣了愣,然后垂下了眼,“嗯…果然让你投完全场太勉强了,抱歉,明明我是捕手却没注意到……”
      
“不不,神童前辈毕竟还要把精力分给雾野前辈,这种事情,其实应该直接跟监督说的……”
      
是啊,明明神童前辈已经分身乏术了,还要因为自己能力不足,再增加额外的负担……笨蛋,这种事情,和监督商断就好了……
      
“不过说起来,捕手也再选一个好了,这样平时也可以进行练习赛,万一我出了什么意外,也有替补的选手。”
      
雨宮太阳眨眨眼睛。
      
对噢,再来一个捕手,这样也好的,问题就是,队伍的人数,还有……
     
“说是这么说,但是队伍里也没有经验者,就算现在开始训练,比赛的时候也到不了能上场的水平,所以接下来的还是需要你来投。”
      
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时间。
      
“喂——差不多收拾完了,回家吧太阳!”,松风天马把最后一筐球放进小仓库,就远远地朝着那边喊了起来。
       
他拍拍手上的灰尘,哒哒哒地往休息区跑,就没想到半路上和剑城京介擦身而过的时候,被他长手一捞拽住后领,拦截在了半路,“雨宮和神童前辈在谈话,没看见吗?”
     
“剑城还不回去吗?”,松风天马被剑城京介拽得一个趔趄,勉强站稳之后,他抬手整理着衣领,“那个人一直在等你噢。”
     
他以问代答试图转移剑城京介的注意力,很明显,对方轻易地上钩了。
      
剑城京介顺着松风天马的视线看过去,球场边那栋教学楼四楼还亮着灯,窗户边的位置上,坐着白龙。
      
“没事,让他等着吧。”,反正是他自愿的。 
       
趁着剑城京介转移视线的空档,松风天马悄悄地就往休息区继续挪。
       
“松风天马。”
      
这么大个人当然没办法从剑城京介眼皮底下溜走,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算了,和他讲道理吧。
     
“投捕之间的事情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现在和捕手之间多一些交流,对雨宮太阳也是好事。”
     
毕竟,白龙那家伙早晚会来接手的。
    
作为唯一一个剧本持有者,剑城京介把真正的台词,全在心里说了出来。
     
这就导致了松风天马的似懂非懂。
     
不过剑城都这么说了呢——松风天马在沙地上蹲了下来,撑着头老老实实地等着谈话结束。
    
“啪。”
    
剑城京介的巴掌拍在松风天马的头上,“别在我刚收拾好的场地上画画。”
    
雨宮太阳老远就听到松风天马和剑城京介的对话了,于是他匆匆忙忙地将剩下的几页扫视了一遍, “这些都没什么问题,我带回去背可以吗?”
     
“嗯。”,神童拓人看了看时间,也合上本子收拾东西,“是该回去了。”
     
沾了汗和沙尘的T恤被脱下来扔进了袋子,随后换上了学校的制服,雨宮太阳一边扣扣子一边思考着待会儿去便利店吃什么好。
    
关东煮不错啊,可是夏天不想吃热的东西…只吃雪糕好像有点不够,果然还是再来一个饭团吗……
    
“咔哒”。
    
松风天马已经换好衣服,关上了置物柜的门,他眨眨眼,仔细看了看旁边的雨宮太阳,“刚才和神童前辈谈了些什么呢?之后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
      
“诶?没什么特别的,例行的对手研究吧……”,他脑袋一偏,然后压低了声音凑过去对松风天马耳语,“还有就是,要选新的投捕搭档的事情。”
     
松风天马无声地做了一个吃惊的表情,煞有介事地捂住自己完全没有发声的嘴。
    
看着这一幕的雨宮太阳笑出声来。
       
嘛,作为队长却全然不知情,而且再联想到成员情况,换谁都会吃惊吧。
      
他整了整衣领,然后拿上自己的包,“边走边说吧,队长——”
     
    
      
松风天马站在货架的这边,在牛角包和巧克力牛角包之间摇摆不定。
    
雨宮太阳跟他隔了一个货架,站在冷藏柜面前,在饭团和甜点之间犹豫不决。
     
两个人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除去首发,就只剩下滨野君和速水君了呢……不过,虽然说从首发里面选也可以,但是也没有人当过捕手,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打击。”
      
松风天马掰着手指数了数棒球部的人数,有些无力地耷拉下脑袋,“捕手还可以慢慢训练,投手才是当务之急吧……太阳,你的极限是……100球?”
      
“嗯——倒下之前的话,120球吧……lucky,布丁还剩下一个——”
     
“那样肯定不行啊,果然还是80……”
       
“等等!那是我先看到的!”
      
……80球为止吧。
    
最后几个字已经到了嗓子眼,却被雨宮太阳突然提高的声音打断了。
     
在和谁说话呢?
     
松风天马伸长脖子,视线越过货架,看见了和雨宮太阳并排站着的白龙。
     
咦,白龙在这里,也就是说……
      
“松风天马,你在干什么。”
     
声音和思维同时汇聚到一个名字上,名字的主人剑城京介看到他之后,径直地走了过来。
       
“剑城?刚刚在路上没看见你呀?”
     
“我骑车的,你忘了吗。”,剑城京介说着,从货架上拿了牛角包塞到松风天马手里,“晚上少摄取一些卡路里。”
     
虽然有些不情愿,松风天马看了看巧克力牛角包,最终选择了妥协。
      
毕竟剑城都这么说了……诶,太阳那边到底怎么了?
      
他朝那边望了望,正想喊着雨宫太阳的名字过去看看情况,剑城京介却好像能读心一样,一把捂住他的嘴,将他往回捞。
      
“你忘了之前跟我说过什么了吗?”,剑城京介压低了声音,眼睛像猫儿一样眯起来,带着威胁的意味盯着松风天马,颇有一副“想不起来你就别说话了”的样子。
      
吓得松风天马立刻在脑海里播放走马灯,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飞速滑过,寻找着能作为答案的东西。
     
他的视线悄咪咪地斜过去,看向那边的两人,恍然大悟,把记忆停在了他蹲在地上等雨宫太阳谈话的时刻。
      
那时候他百无聊赖,旁边的剑城京介也一言不发,为了活跃一下气氛,他难得八卦起来,小声地对剑城京介说,“白龙和太阳好像是双向——那什么噢。”
     
剑城京介装傻,“哪什么?”
    
“就是就是——那什么嘛——”,他把头埋在膝盖里,指了指剑城京介,指了指自己,声音闷闷地传过来,“不对吗?”
      
松风天马觉得自己清楚地听见剑城京介哼笑了一声,但是他抬头去看的时候,对方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什么嘛,自己的直觉一向很准的,剑城居然还嘲笑他。
     
想到这里,松风天马好像突然明白了,剑城京介让他不要打扰投捕谈话时候的心情,就像心智突然成熟了一样,对这样的自己露出欣慰的笑容。
      
松风天马扯了扯剑城京介的衣袖示意他松手,然后用口型说着“这——边  ”,连推带拽地把他拉到收银台结账。
      
而货架的这边,白龙和雨宫太阳进行了一番纯粹的眼神交流之后,雨宮太阳首先败下阵来。
     
果然,不说话的人好可怕啊…还用好凶的表情看着他……
     
雨宮太阳在心里难过地拧过头,想象着自己和白龙保持着百八十米的安全距离。
    
他沮丧地放弃了布丁,然后从货架上取走了一个梅子饭团。
     
“喂,”,白龙在看着雨宫太阳,内心经历了长久的思考与斗争之后,终于开口说话了,“‘倒下之前’是什么意思?”
      
“诶?”,雨宮太阳一愣一愣地眨眨眼睛,反应过来之后,他好看的眉头微蹙,一副嫌弃的样子,“为什么我要回答一个抢布丁的家伙的问题啊?”
      
“那布丁给你。”,白龙伸出手,将掌心里托着的布丁递到雨宫太阳面前。
     
他比雨宫太阳高上一截,能看见对方低头时,头顶的发旋儿。
     
发根的地方……真的是橙色啊,之前还以为是个多不正经的家伙,染了这样的发色,原来是天生的吗。
     
被看着的人犹豫了一下,从白龙手里取走了布丁。
      
指尖与掌心接触的时候,那种冰凉的温度,又感觉到了。
      
白龙心里没由来地不安起来。
     
不管什么时候手都是凉的啊,这个家伙,作为运动员来说有些奇怪吧。
      
“我啊,从小就患病。”,雨宫太阳的声音打断了白龙的思绪,“其实是承受不了太多运动量的。”
     
诶?患病…吗……
      
白龙微微怔住,这是一个他从没想到的答案,在他看来,最多是因为体力不够,身体不好,中暑之类的问题。
      
先天性的疾病什么的,作为身体健康的人的白龙,从来没有想过。
     
他回忆着雨宮太阳的行为,把它们与生病一项项对应起来。
      
因为生病,所以没办法跟别人有同样的训练量,因为生病所以体力不好,因为生病,所以投不完一场比赛……
      
如果不是生病的话,雷门的ACE其实是雨宮太阳吧。
     
想起自己下午说的话,白龙陷入了无法原谅的自责中。
     
“抱歉,说了过分的话。”
      
“…噗嗤”。
     
过分。
     
讨厌。
      
什么啊,又是那么女孩子的用词。
      
雨宮太阳再次抖擞着肩笑了出来,但这次他没有手套了,那副表情全然暴露在白龙面前。
      
“…有什么好笑的。”,白龙不明所以,他看着莫名其妙笑起来的雨宮太阳,突然为自己之后待在雷门的日子担忧起来。
      
“投手都是一群奇怪的家伙”, 这个认知在他心里进一步得到肯定。
     
但是,这个家伙再怎么奇怪,先出口伤人的都是自己…
       
他转过头看向货架,“总之, 我无法原谅说了这种话的自己……想补偿你些什么… ”
     
哎呀。
     
雨宮太阳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歪着头凑过去看白龙的表情,虽然不出意外地被对方心情复杂地看了回来。
      
白龙他,意料之外的,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吗?
     
“那事不宜迟,白龙来我们队做捕手吧。”
     
雨宮太阳直接越过在便利店外面的队长,向白龙发出了邀请。
      
而队长本人——松风八岁,正一手叉着腰,一手拍着胸脯。
      
“怎么样剑城,我成长了吧——”,一副扬眉吐气的表情,“已经是个识时务的人了吧——”
      
剑城京介坐在便利店外面的长椅上,喝着一罐对身体有好处的睡前牛奶,一手戳着手机,“嗯”地随意应着松风天马的话。
      
他把空的牛奶罐丢进垃圾桶的时候,看了松风天马一眼。
     
“再不吃的话,你背着我偷买的雪糕要化了噢。”
    
     
     
同样事不宜迟地,白龙第二天就参加了雷门的晨练。
     
雨宫太阳到校的时间总是不早不晚,夹在队员们到校时间的中间,而且往往是手上还提着早点,悠哉悠哉地慢慢踱过来。
     
感受着清晨的薄雾,和一整天中仅此一会儿的凉爽。
    
反正一开始的体力训练参加不了,就吃个早点热热身吧。
     
他原本是这么想的。
      
直到他被白龙拦截在球场外面。
     
看见白龙的时候,雨宮太阳走过去的步子稍稍迟疑了一下。
     
“早呀白龙君。”,绝对不要被他的气势吓到,先下手为强!
      
这么想着的雨宮太阳,佯装无事地笑起来,朝白龙挥了挥手。
     
白龙没有接话也没有回应。
     
这家伙,刚刚停顿了一下吧,他停顿了吧。 
      
白龙以自己5.2的视力保证。
      
看着雨宫太阳有些不自然的动作,白龙心情复杂。
      
明明自己没做什么,为什么这家伙总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这么想着,眉头不自觉地就皱起来了。
     
雨宮太阳表面上波澜不惊,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白龙不说话呢,是生气了吗?
    
为什么一见面就生气了呀…是因为我叫他加入棒球部?
     
还是说我太散漫的样子让他不高兴了…?
      
之前他就说过讨厌不努力的家伙吧……
     
“早餐,尽量在路上吃完。”,在雨宮太阳眼中,白龙语出惊人,“这样对身体不好。”
      
为什么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却突然关心起自己来了?
     
虽然有些跟不上白龙的脑回路,但接话还是跟得上的。
     
“嗯,我知道啦——白龙君已经入部了吗?”,问着话,手上嘶喇嘶喇地扯着面包的包装袋。
      
“还没有。”,白龙和雨宫太阳一起,朝球场里走去,“我在等你。”
     
“唔?”,刚刚咬了一大口面包的雨宫太阳说不出话,只能惊恐地看向旁边的白龙,眼神疯狂示意,「等我做什么???」。
      
“入部测试要测打击,现在只有你一个投手吧。”
      
对噢,这么一说雨宫太阳想起来了。
      
因为之前都是雾野前辈在投球,所以他也没注意过这些事情。
     
“呐白龙君,要我给你放水吗?”
     
“不需要。”
      
咦?
     
白龙他是捕手吧,打击也很擅长吗?
     
正在猜测着,休息区的神童拓人就看见他了。
     
“雨宮!快点过来!”,今天的神童拓人也不苟言笑,自从雾野前辈入院就一直是这样了。
     
虽说之前就知道神童前辈是个好人,但是一直一直这样,雨宮太阳还是会小心翼翼起来,怕自己的投球,自己站着的投手丘,自己习以为常的散漫,都会引起神童拓人的不悦。
      
他朝那边挥了挥手,把剩下的面包往包装里一裹,塞进口袋。
     
“不过呢,神童前辈是不会让我投伸卡球的。”,雨宮太阳还是决定给白龙透露一二,“剩下的球种自己猜猜看吧,你不是捕手吗?”
     
      
     
白龙看过雨宫太阳的投球了,近距离的,比赛的,都看过了。
     
所以站在打击区域的时候,他没有一丝紧张感。
    
和打投球机时一样,压压帽沿,随意地甩两下球棒,然后摆出了准备挥棒的姿态。
     
周围来晨练的队员们也都差不多到齐了,一个两个人嘀嘀咕咕着,监督円堂守抱臂站在一旁。
    
“啪。”,第一球落进了神童拓人的手套。
     
普通的直球……真的不会投伸卡球?可是昨天下午投过,神童前辈不让投伸卡球,就是说问题出在捕手身上吗?
     
白龙想着这些,一边静静地看了第二球。
    
这次是曲球。
      
下一球该挥棒了吧,捕手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他盯着投手丘上的雨宮太阳。
      
投手把脸埋在手套里,看了暗号之后点了点头,接着恢复站立姿势。
     
明明捕手会给暗号,也能接住球,但是一想到捕手不会让投手投自己最擅长的球路,白龙就觉得,投手丘上的雨宮太阳好像在孤军奋战的样子。
     
像是孤岛一样的投手丘,这副姿态印在了白龙脑海里。
     
“哐!”
     
正正击中球的令人心情舒畅的声音,雨宮太阳立马回头去看球的落点,外野手狩屋正树正朝那边跑着。
        
就算是飞扑过去接球也来不及了,球落在了扇形球场之外,全垒打。
      
一打席结束。
      
监督円堂守没有特别惊讶的样子,只说了一句,“继续”。
     
白龙的内心也没有什么起伏,反倒是旁边的队员们叽叽喳喳起来。
      
为首的就是队长松风天马,“白龙好厉害!只做我们的经理人真是太可惜了……诶不过为什么经理人也要测试打击?”
      
这样的话清晰地传到白龙耳中,一瞬间的愣怔让他甚至没反应过来挥棒。
      
什么?经理人?我是来当经理人的吗???
      
雨宫太阳在耍我吗?
        
……不过雷门经理人也要测试打击,真是一个严格的棒球部。
     
不不,我可不想当什么经理人,虽然答应了雨宮太阳……但说好的是捕手吧?
      
内心慌得不行,表面稳如老狗,白龙压了压帽沿,集中精神。
      
刚才的内飘球被他打出去了,接下来应该不会再投了。
      
雨宮太阳的球种很多,组合起来的话是可以混淆打者判断的,但是神童拓人给他的配球,说是规矩好还是单一好,局限了雨宮太阳的发挥。
     
仔细分析起来,就是和给雾野兰丸的配球一样,意识到这一点,白龙越发不满起来。
      
他皱着眉,大力地挥了棒。
    
      
     
三次打席,只有最后一席出局了。
      
这一打席白龙打出去了六次,总是因为角度问题打到到界外,最后没能打到的是雨宫太阳的切球。
      
左打手的话很容易伤到手指,看清了球路并且做出判断,白龙也就没有挥棒了。
     
他把球棒扛在肩上,正了正帽沿。
     
雨宮太阳那家伙,还问他要不要放水,明明最后己也认真起来了。
      
白龙走到场边,把球棒还给剑城京介,一边摘手套一边思考着神童拓人给他的配球。
         
“狩屋你脚程太慢了——”,松风天马趴在栏杆旁边,笑着打趣远远地从外野跑回来的狩屋正树。
      
后者摘下帽子在手里捏皱起来,“要是我脚程再快一点,你的一棒就是我的了! ”
      
“白龙,你的位置是——捕手吧?”,円堂守看了看旁边音无春奈递过来的资料,“捕手兼四棒,确实你的打击不错,有可以和剑城京介竞争四棒的实力,但是…… ”
     
但是?
     
白龙循着円堂守的视线,看向了雨宫太阳和神童拓人,雨宫太阳从刚才投了球之后就垂着头一言不发。
      
“白龙那么厉害,不如让他打第四棒吧!”,松风天马从看到白龙打的第一球开始,眼里就冒着星星,以至于他说话时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剑城京介黑下来的脸。
     
目睹一切的狩屋正树,在心疼剑城京介与祝福松风天马之间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幸灾乐祸。
      
円堂守看见神童拓人朝他点了点头,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们队还缺一对投捕,所以希望你能当替补的捕手,打击第五棒。”
       
“不过,可能会影响到打击吧……”,神童拓人还是有些担心,作为捕手需要考虑的事情,他很清楚。
       
“没问题吧,白龙。 ”
      
“没问题,”,被叫到名字,白龙从雨宫太阳身上收回视线,“但是,我想做雨宫太阳的捕手。”
       
这句话一出来,队伍里一片小小的议论和惊叹,雨宫太阳也一愣一愣地,朝着白龙眨巴眼睛。
      
白龙他想做自己的捕手?
      
现在的投手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吧,想做他的捕手的意思是……要取代神童前辈正捕手的位置吗?
       
“看了刚才的配球,我觉得和神童拓人搭档反倒限制了雨宮太阳,而且……”
      
“确实。”,神童拓人打断了白龙的话,虽然白龙习惯了直来直去,本人并没有恶意,但当事者听来确实有挑衅的意味。
      
“等到雾野回来之后,雨宮也是需要一个捕手的。”
        
神童拓人选择了对待挑衅泰然处之,其实仔细想来白龙也是帮他分担了一部分,雾野兰丸出院后,自己也不用兼顾两个投手。
      
而且白龙的话,说不定真的能让雨宮太阳发挥全部实力,对队伍来说也是好事。
      
在心里用长篇大论说服了自己的神童拓人,怀着一种终于为自家姑娘找到了好人家一样的心情,对白龙露出了丈母娘一般的慈祥的笑容。
     
后者只觉得一阵恶寒,甚至觉得不止雨宮太阳,整个雷门的人都很微妙,特别是那个一直想让自己当经理人的队长。
       
他在心默默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只觉得前途一片黑暗,脑海里响起吃早餐时电视里播出的动画里的台词。
      
那颗蛋,说的什么来着。
     
“看不见未来 ——”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