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白雨】过去的事,未来的事。

既然520过了那这就是521贺文了。理不直气也壮
两个人在神之伊甸的过去捏造
白雨only可以的话往下
————————————————
      
雨宮太阳单手拎着书包,晃晃悠悠,心不在焉地走在路上。
  
像是一点不爱惜物品似的,穿着皮鞋去踢路边的石子。
  
石子碰到墙壁朝另一个方向弹过去,雨宮太阳跟了两步,看见石子落在一人的脚边。  
  
他抬眼,顺着从下往上看,黑色的制服下装,传统校服的小立领,以及和记忆中一样的,白龙的脸。
  
“白,白龙!”
   
这是雨宮太阳离开神之伊甸后,第一次见到白龙。
  
后者只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
                 
面对白龙冷淡的反应,雨宮太阳显得有些局促,他垂着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上去。        
    
“等等,白龙!”  
   
放学的路上,学生们熙熙攘攘,三五成群。    
   
雨宮太阳一边喊着名字一边跳脚地张望,好不容易追到了白龙身后,   一把拉住他的手臂,“白龙!”
   
他迎着白龙不怎么友好的目光,“好,好久不见……”
   
白龙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放慢脚步任由雨宫太阳跟在他旁边,“你不用陪女朋友吗?”
   
“啊…?嗯……”,雨宮太阳看了看街上驶过的车辆,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其实,今天分手了。”
   
“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
   
白龙用平淡的语气说着听上去有些生气的话,当然了,雨宮太阳并没有想得太深,他看起来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白龙也就没有继续说话,两个人沉默着走到了地铁口。
   
他们家离得并不近,雨宮太阳得坐地铁,而白龙是公交。
    
白龙回过头看了看雨宮太阳,说实话他现在才好好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家伙,要是他早点发现,他就会更早地把雨宮太阳散开的衬衫领口扣上,再抖落抖落他这一身皱皱巴巴的校服。
    
或许,白龙还想问问他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现在,他稍微晚了一点做完这一切,修长的手最后替雨宮太阳紧了紧领结,但开口却像在赶人,“没什么事的话就赶快回去吧。”
   
雨宮太阳拉住白龙自己送上门来的手,贴着创可贴的脸上露出笑容,“前面开了一家甜品店,陪我去看看吧。”
   
雨宮太阳喜欢甜食,作为一个男生来讲,他当然不会如同女孩子那样喜欢得光明正大,但是在白龙面前,倒是丝毫不打算遮掩。
   
所以当他们还在神之伊甸的时候,白龙就深刻地了解到雨宮太阳对于甜食的喜爱。
   
早餐无论是豆乳还是牛乳都一定要加糖,厚蛋烧比起咸口来说更喜欢甜口,一周会有一次吃到布丁的日子,那一天神圣得像西方人的礼拜日。
    
有时候看见雨宮太阳吃到布丁,双眼熠熠生辉地笑出来,白龙就突然觉得,这个家伙除了足球和布丁之外,就没有什么生存的必需品了吧。
   
于是某一次开始,白龙就把自己那份给了雨宮太阳,虽然他对甜食没有偏见,但他还是说了一句,“正好,我不太喜欢。”
   
靠着足球和甜食就能活了吧,白龙撑头看着雨宮太阳雀跃得像个小孩,再一次肯定了心里的想法。
   
至少直到雨宮太阳在球场上倒下的前一秒,他都是这么认为的。
   
“热推,二十倍超大焦糖布丁…?”,坐在窗边的位置上,雨宮太阳一愣一愣地看着菜单第一页,“这个真的吃得完吗?”
   
白龙听到雨宮太阳嘀嘀咕咕的话,视线越过半张桌子看了看图片上所谓的二十倍大的布丁,“两个人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欸?可是……”,白龙不是不喜欢布丁吗?雨宮太阳大概还记得,白龙在神之伊甸说过类似的话。
   
“两位要点一份二十倍焦糖布丁吗?”,服务员小姐姐清亮的声音把雨宮太阳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完的话彻底截断,脸上大概是因为兴奋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泛着红晕。
    
奇怪的人……
   
雨宮太阳看向白龙,想问问他真的要点这个吗,结果白龙根本没注意到他,直接就和店员确认了点单。
   
他只好放下菜单,整理了一下待会儿谈话的措辞。
    
“所以,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听到白龙的声音,看见白龙的眼睛,雨宮太阳连忙把自己的心思藏得更深一些,支支吾吾半天,找到了一个他认为合适的切入点。 
   
“失恋了。”
   
“所以那个,”,白龙指了指雨宮太阳脸上的创可贴,“是被那个女生……?”
   
“啊不,当然不是……是被喜欢那个女孩子的男生。”
   
白龙在脑海里脑补了一出,雨宮太阳玩弄女生感情然后被倾慕者发现并暴揍一顿最后与女生终成眷属的狗血剧情。
   
意外的是,他觉得挺愉悦的。
   
雨宮太阳有些委屈地揉着脸上的淤青,“果然下次还是不要随便答应别人的告白比较好吗……”
   
白龙终于想起来,雨宮太阳是男女通吃的程度地受欢迎,这个事实了。
   
甚至在神之伊甸那种高压的环境下,也有几个不怕死的seed在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里,见缝插针地找雨宮太阳告白。
   
如果没有白龙在旁边凶神恶煞地施压,或许他们准备好的措辞能说得更流畅一些。
    
“不喜欢还答应交往,你这家伙就是仗着被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吧。”
    
“不是,我,我没有……!”,雨宮太阳慌慌张张想要解释什么,但话说了半句,他就垂下头去。
  
白龙决定等一等,等到雨宮太阳想开了把剩下半句话说完,反正人已经自己送上门来了,他有的是耐心。
    
他支着脑袋望着窗外的街道,数着一辆辆驶过的汽车,当他数到40的时候,他听见了雨宮太阳像小猫一样的啜泣声。
   
这下轮到白龙慌慌张张手忙脚乱了,他从餐桌上抽了两张纸巾递过去,紧张地问他怎么了,自己应该没说什么欺负人的话吧?
    
雨宮太阳红着眼角,声音带着鼻音含含糊糊的,“因为,不想被白龙讨厌……”
    
“哈…?”,白龙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他用纸巾去帮雨宮太阳抹眼泪,与大大咧例的说话方式不同,动作很轻很细心,注意着没有蹭到那些淤青和红肿,“别随便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啊。”
    
“可是白龙,离开神之伊甸之后都没有再联系我…”,雨宮太阳乖巧地坐着,在白龙蹭过他眼角的时候会把眼睛微微眯起来,“是因为我说了让你困扰的话吗?这样想着,就觉得大概,交个女朋友能让你不那么在意吧…”
    
白龙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快速地擦掉雨宮太阳脸上最后一点泪痕,收回手。
    
“这是我的错吗?”,白龙薄薄的嘴唇紧紧抿了抿,皱着眉像是有些生气的样子 , “ 你总是这样,没有自觉 ,自顾自地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还俨然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
    
看见雨宮太阳委屈得好像整个人缩小了一圈,白龙觉得有一点至少要告诉他,“……不过我并不讨厌你。”
    
“之前说的事情,现在也还来得及。”
    
雨宮太阳愣愣地看着白龙,那副蠢死了的表情就跟白龙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好看的蓝色的眼睛大大地睁着,唇齿微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表情能造成多少伤害值。
    
说真的,他无论什么表情都非常好看,可白龙最喜欢的还是雨宮太阳向他告白时候的表情。
    
虽然时机并不是很好,那是雨宮太阳躺在病床上要被直升机送走的时候,圣帝石户修二和白龙守在他旁边,或许因为内心被愤怒惊讶难过等种种感情混杂着塞满了,白龙的表情看起来相当可怕。
    
当然,在他听见教官说,“雨宫太阳到此止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之前,还没有这么严重的。
    
白龙紧握着双拳,用力到有些微微颤抖,当他快要压抑不住的时候,雨宮太阳从被子里伸出手,扯了扯白龙的衣袖。
   
因为胸口的疾病,他有些气若游丝,眼睛像是非常努力地才撑开一条缝,这样的雨宫太阳朝白龙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然后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
    
“我喜欢白龙,现在还来得及吗?”
    
白龙一把抓住雨宮太阳冰凉的手,牙关紧咬着,说不出半个字。
    
“抱歉。”,雨宮太阳的声音已经轻得听不见,白龙看着他嘴唇开合,在吸氧面罩上留下一片朦胧的水雾。
   
之后,雨宮太阳被送上了直升机。
    
白龙在地面上,看着直升机飞远最终化为黑色的小点消失在天际,他好像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真切地在一个孤岛上,说什么都不会被听见,什么样的心情都传达不到。
    
伴着流血一般的思念,他披荆斩棘,走到最后的巅峰,成为了所谓的“究极”。
    
而当这一切都被废弃,回到更加真实的世界之后,在那一小段时间里,他无数次想象过和雨宫太阳交往之后的日子,但是,在见到雨宮太阳之前,就从熟人那里听说了,雨宮太阳交了女朋友的事情。
    
现在,那个雨宮太阳就坐在他对面。
    
他们之间隔着一份,二十倍超大焦糖布丁。 
    
“话说回来,”,白龙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用勺子戳着瓷碟里的布丁,“对方动手之后有被处分吗?”
   
“嘛,虽然是对方找的麻烦,不过先动手的是我。”
   
雨宮太阳语出惊人,白龙扬了扬眉毛,示意他继续解释。
   
“随便答应交往玩弄别的的感情这种事,我也知道不对,所以对方说些难听的话我也无所谓……”
    
白龙随意地“嗯”着,对他认错的态度给予认可。
   
“…但是他后来,居然说起白龙的坏话——”
   
“为什么会扯上我?”
   
“因为,我们都是seed出身的吧?”
   
“那又如何?”
    
“说到第五部门就要说到那个新闻上反复报道的神之伊甸吧?那里最厉害的家伙,不就是白龙你嘛。”
   
白龙理了理这条线,点了点头,下一秒他才反应过来,拳头敲在雨宮太阳头上,“说起来不就是托你的福我被人说坏话了吗?你这像是在维护我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雨宮太阳一边护住脑袋,一边笑了起来。
    
“今天来了真是太好了。”
    
几个月来一直担心害怕的事情,终于烟消云散了。
    
“或许还有一些更好的事情?”
    
白龙撑着头,暗红色的眼睛注视着雨宮太阳,难得温柔地笑了出来。
   
“什,什么事……?”,雨宮太阳像刚刚追到倾慕已久的女孩子一样,被对方一个不经意的笑就迷得大脑当机。
    
这个温柔强大的,绮丽的少年,已经成为他的东西了。
    
这样的满足感,雨宮太阳觉得自己一时间还承受不住,有点虚幻。
    
直到他被白龙实实在在吻住。
    
雨宮太阳又有点想哭,但是变成爱哭鬼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糟糕,他揪着白龙的制服,把它捏得皱皱巴巴的。
    
布丁甜甜的,混上一些焦糖的苦味。
    
果然,喜欢的人喜欢的东西,白龙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讨厌的。
    
“未来的,更好的事。”
  
  
  
 

——————————

再后来。

“所以,白龙为什么不在我告白的时候就答应啊,兜兜转转几个月太浪费了。”

“那个时候石户先生在旁边呢,笨蛋。”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