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田E】疯言疯语

将夕阳,细切开来的,金属丝的禁闭,却是这样的天台逗留着。

无目的地,排列又打乱,整合再加以摧毁,四五个易拉罐。

什么?

E,君,的事情?

刮,复又刻,再一笔一画写下。

石灰石白色的线,伤痕般地残留。

E,君。

那么,这匕首,拾起吧,向我?

白线延伸,扭曲,撕裂伤口又未成痂。

以逃脱尘世的姿态,大独裁者,巍巍地,在边际,边缘分界一线站定。

只是自我满足而已?

践踏过的虚空,睥睨金钱酒精毒品肉欲发酵出的“社会?”,只是废墟舞台,大人专场呢。

田中君呢?亦是如此吧。

若是能把一切锁闭。

而后?

对E,真是喜欢得想要一起死去啊。

内里填至满溢,伤口却又涌出贪渴,无法抑制。

将劣质品捣碎,胡乱咽下,只是这样的话满足不了呐…

E君。

E。

E君E君E君E君E君E君E君。

凛冽反着金属光泽,小刀,放在手心。

没办法了呢。

今天也,如此说着。

依偎着咀嚼苦痛,这悲伤却是未减丝毫。

紧贴心脏也无法真正明白。

从一开始,就孤独至此不是吗?

脆响,践踏,失了本样的金属。

“像极了你。”

出口却是笨拙,因为我的过错。

似乎是,掌心与心脏相贴,就能穿透语言。

我的悲伤我的绝望我的苦痛,以及,无以言喻的“爱”。

昨日,数月前,今日,天台,夕阳,易拉罐,美工刀。
残喘的我们,只是悲伤无以复加。

这金属丝的禁闭,容纳不下,未来的那天会到来吧。

溢出的悲伤会在这边缘,直直坠落吗。

在空中被风用力撕扯。

一遍一遍地破坏粉碎散在空中,躯体,扭曲中迸裂四溅。

再也没有“田中”。

没有反抗之力啊。

为了不染上污秽的话,把今天的夕阳,留下吧?

E?

还回的美工刀。

E?
 
近了,黑衣,白发,金眸。

可以把E拥入怀中吗?

 
“总觉得这个世界走样了。结果,除了自杀别无他法,不是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