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Bloody Mary】如果是这两个人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一见钟情。
 
“喜欢……大概…”

当事者却歪着脑袋凑了过来,“Maria,你说什么?太小声了听不到啊——”

难得自己说出口,这个家伙居然…

然后Bloody就被神父大人皱着眉狠狠瞪了一眼。

呜哇Σ好可怕好可怕…

还是大着胆子去扯扯衣角。

“…呐——Maria——”

Maria伸手糊在Bloody脸上,一把推开不断凑近的人,“冰箱里还有番茄汁,去拿。”

什么啊,话也不说清楚,可是继续问下去Maria会生气,就算死不了也很可怕…

撅着嘴嘟囔一句,Bloody还是乖乖去冰箱那里翻出一盒番茄汁,抱着盒子缩在沙发旁边喝起来。

Maria有些焦躁地揉了揉头发,活了400年都没开窍,是不用奢望了,但是果然自己也不擅长这种事情啊。

Bloody没听到,可那个家伙……

想起那个在Bloody身体里的“Mary”…那么,该拿他怎么办呢。

 
Mary是不会带着猫耳帽子的。

堂堂露出赤红的头发站在窗边。

“真是厉害啊,居然被Maria告白了呢。”

嘴上是这么轻松地说着,神色沉了沉。

指尖轻触碰到玻璃,勾勒出那个家伙的虚影。

唇齿开合喃喃了些什么然后叹了口气。
 
“反正,你也听不到的吧。”

Maria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一个下午了,Bloody打开冰箱四下看了看,回头对他说“没有番茄汁了我出去买点,Maria有什么要帮忙带的吗?”

这个时候Maria才想起,临近傍晚,吸血鬼——Bloody已经三天没有吸食过他的血了。

他不想被失去理智的吸血鬼袭击,所以很自然地拿过水果刀划开手指,强硬地撬开Bloody的齿关。

“呜哇ΣMaria…Σ”

扼住对方手腕撇开距离,“干什么啊突然…”

“…Mary你,已经三天没有吸血了不是吗。

看着对方一下子呆愣住,眨巴几下眼睛,随即面露欣喜。

“难道说,我以后可以不吸血了吗!”

“不可能吧。”

Maria皱着眉拿纸巾擦试了一下伤口,没多久刚才还溢着血液的地方已经愈合。

吸血鬼正因为要吸血才被如此称呼,就算是人类连着几天只喝番茄汁也会有饥饿感。

说到底,变回人类这种事……已经可以不纳入考虑范围了吧。

有点烧脑,Maria回忆着自己看过的书籍寻找相关内容,像小孩盯着弹珠汽水里的弹珠一样,视线离不开那个蹲在地上的吸血鬼。

Maria觉得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毕竟也有过种种先例,可是,到了这种不需要吸自己的血的程度,真是有点过分了啊。

“今天起你来我的房间睡觉。”

或许是徒劳吧。

对于没有身体的他,这种别扭大概就是极限了,可是流着Maria血液的狂妄的神父,挑战他的占有欲就像是尝试往伏特加酒瓶里丢火柴。

Mary是从来不虚这些的。

反正死不了,反正不是自己的身体,反正——那个Maria,没有除魔之力,只要这家伙死不了就行了。

所以在晚上霸占Bloody身体之后抬眼就发现自己被Maria平平静静地注视时,他也还是平时那副凌厉的样子。

换成Bloody估计开始哭了吧x

所以他转了转眼睛,勾着嘴角看向Maria。

“其实你是个抖M吧,Maria。”

毫无顾忌地抖落出一句话。

“别用他的身体为所欲为。”

“他的身体?你怎么知道是他的身体而不是我的?”

他看见Maria一怔,果然这家伙就是有趣啊,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接受各种各样的信息。

“什么啊,难道还对这家伙抱有过这方面的幻想吗。真恶心。”

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嫖娼。

所以Mary才看不惯Maria这个人。才遇到那家伙多久,凭什么就狂妄地说出这种话。

“就算是Maria的血液和吸血鬼的血液,对于这家伙来说也是不一样的。”

让他活到现在的人,是我,不是你。

同样是给他血液,这份量可是不一样的。

Maria倒是偏头笑起来“虽然是一样的脸,他的表情可爱多了。”

真可惜啊,那是你看不到的光景。

哪怕你爱了他四百年,现在,没有身体的你,和我,根本没有可比性。

“你很吵。”Mary揪住Maria的衣领凑到他的颈部,尖牙抵在微弱跳动的地方,顿了几秒,在Maria疑惑疼痛迟迟没有到来的时候,他又被一把推开。

Mary翻身下床走到窗边。

“真恶心。”拉开窗,轻盈地跃上窗台。

窗外的月光不错,地面上的路灯还有微弱的暖光,这几天吸食太多人的血,晚上外出的人都变少了。

这边也很麻烦啊。

因为那家伙还有待在Maria身边的理由,还,根本不打算注意到自己的存在,想要离开是不太行得通。这样每天袭击路人也很累啊,还要注意不弄脏……啧,已经暴露了不是吗。

他准备跳出去。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面的他忽略了身后的大活人。

跃到空中,猛地被一把抓住帽子扯了回来,后背生生磕在窗台沿上,疼得他一龇牙眉头紧皱起来。

反手一挥,尖利的指甲就划破的Maria的脸,“放开。”

“我说了,别用他的身体为所欲为,就算,你是他的双胞胎兄弟。”

最后的名词加上了重音,对啊,你们可是兄弟的关系,你一直没有对Bloody出手,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真可惜,怪就怪自己的犹豫不决吧。

“你可以宣告主权,Maria。”Mary颇有兴趣地舔了舔嘴唇,“而我也同样可以不把这家伙交给你。”

他抓住拉着自己帽子的手,把Maria一把按倒在地上,凛凛自上而下地俯视,“我跟你这种自私的家伙可不一样。”像是骄傲地炫耀什么,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四百年。”

“你只不过是其中一个。”

其实对外布告是这样,内里Mary有时候也会想起那些小时候的事情,对比来对比去。

那家伙对自己的态度,对Maria的态度,估量着自己的胜率,回忆到那个露台的夜晚的时候,好像一下子泄了气一样整个人都耷拉下来。

晃晃脑袋定定看着近在咫尺的虚空。

「我要让他活着,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真的。」

胸口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塞满混沌的疼痛感,被有意地无视掉。

这倒是两个人极为相似的地方。

对Maria说的话,自然是谎言。

不得不承认,逗逗这个认真起来的神父实在是Mary的一大乐趣,明明一直把那家伙当成私有物,但是偏偏又“得不到”,对方不是拒绝,而是没开窍。

得到这个笨蛋的秘诀——

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Maria挣脱对方的压制,反而揪住了Mary的衣领,半撑起身体凑近去眯眼盯着他。

张口咬住吸血鬼的唇瓣,探舌去撬开对方的齿关。

Mary一瞬间有点懵,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死死咬紧牙关。

Maria倒是不急了,舌尖抵着吸血鬼的尖牙,破出血液。

随着瞳孔猛地收缩,恢复力气的Mary一把推开过于大胆的神父,偏头往旁边狠狠啐了口血沫。

“真是遗憾,Maria,交涉决裂。”

因为贫血有些眼前发黑的神父,捕捉到对方仓惶离开的样子,像是明白什么的勾了勾嘴角,放任自己躺在地板上闭上眼睛。

“哈啊…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揪着胸前的衣襟,Mary靠着墙滑坐在地,如同那天在地下教堂的霸道逆袭,刚才也几乎要被那家伙抢回身体。

「睡吧,继续睡下去,接下来的,交给我就好。」

潜意识里这样安抚着那家伙的人格,先才反应激烈的意识也渐渐平复下去陷入沉睡。

有些咬牙切齿地抬起视线,寻觅到第一个袭击对象。

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嫖娼。

他是不会,把这家伙交出去的,任何人,更别说是一个极不顺眼的神父。

————————————
想试着写写如果是Mary和Maria抢起Bloody来是什么感觉
不过Bloody爱着的应该是Mary吧,明明胜率很大但是身体的事情真是麻烦呢|ω・)
毕竟卷首有过“我爱你,但也最讨厌你”难道Bloody意外的是个蹭???
故事刚开始Bloody那么抗拒吸血但是能一挑三x估计吸血都是Mary代劳了吧,Mary聚聚真温柔(´;︵;`)
校园设定的话,这三只应该会有很可爱的剧情吧x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