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白雨】小病人

魔法学院设定《少年与龙》番外偷跑x
————————————————

1.寝不足

“……真的每天都需要睡觉吗?”

白龙一推开宿舍门,就看见雨宮太阳瘫在沙发里目光涣散地嘟嘟囔囔,身上扣着一本巨大厚重的典籍,整个人几乎要被压折了。

那句有气无力的发问就好像叹气一般吐出来,相当危险的发言。

白龙将手里抱着的两大个纸袋放在桌面上,随着纸袋被揉皱的声音一同涌出来的,是食物的香味。

“面包和三明治,吃哪个?”

“不要甜的就好…但是又不太想吃。”,雨宮太阳攀上沙发靠背,转了转眼睛盯着白龙的背影,“最近大概是血糖有点高,吃饱了会特别困。”

歪着头想了想,雨宮太阳继而露出郁郁寡欢的表情,“…我不想犯困。”

“…是因为你最近相当地睡眠不足吧?”

咦?是吗?

雨宮太阳在心里掐算。

昨晚是没睡,但是前天睡了三个小时,再往前……记不清了。

趁着雨宮太阳磨蹭的时间,白龙已经切下一片面包,在上面涂了厚厚一层的黄油递了过去。

看着面包片,大半天没有进食的雨宮太阳不争气地露出垂涎的表情,但没有伸手接,又或许是那本厚重的大典占用了他的两手。

只是伸长脖子过去,一口叼在嘴里,然后缩回了 沙发里去。

“吃完之后睡一会儿吧。”, 白龙将拇指举到嘴边,抿掉了不小心沾在手上的黄油。

他的桌子已经几乎成为了料理台,因为真正的料理台也被雨宮太阳最近用书籍和纸张全数侵占了,所以当他想吃点什么的时候,就会频繁地往白龙的地盘跑。

其实就这方面讲,白龙还是挺乐在其中的。 

但,要是雨宮太阳没有那么睡眠不足,让他整日提心吊胆,就更好了。

他温好一杯牛奶,端到雨宮太阳面前的时候,被对方下意识地盯了一眼。

努力睁着眼的样子,好像面部肌肉除了眼周,其他地方都失去了联系,以至于完全地面无表情。

而那勉强睁着的眼睛,却是目光涣散,好像看着他,又好像什么都没看着。

一副“身体还醒着,大脑已经陷入了沉睡”的样子。

有的人醒着,他已经睡着了。

雨宮太阳晃晃脑袋努力回过神,接下了白龙递给他的杯子,露出极为嫌弃的表情,“不是牛奶,应该是咖啡吧。”

“我说,”,白龙皱着眉头一脸的凶巴巴,指了指雨宮太阳叼着的面包片,“吃完这个,去睡一会儿。”

和刚才商量的语气不同,这是个命令句。

被唬得委屈巴巴的雨宮太阳往沙发里缩了缩,将身体蜷成一小团。

仓鼠般鼓鼓囊囊的嘴再咬了几口面包片,将其啃得只剩最后一小块,然后赌气似地丢在桌上,捧起书继续看了起来。

没吃完,不睡觉。

如此,用行动传达了自己的意愿。

气得白龙一句脏话差点脱口而出。

然而一旦和雨宮太阳藏在典籍后面的眼睛对上视线,他就没办法再生起气来,只剩下担心和无可奈何。

独自背负沉重念想的白龙,皱着眉在雨宮太阳旁边坐下来,顺手拿起桌上一叠稿纸翻看。

“整理的话如实记录下来就好了,像你这样一边写一边扩充,就没完没了。”

发表完自己的看法,没有听见回应让白龙有些不爽,“喂,你有没有在听。”

他正要回头看看那个家伙是不是又在神游,结果下一秒,随着“啪”的一声,他的手被雨宫太阳两手一并紧紧握住了。

“好厉害啊白龙!”,刚才快要挂掉的眼神此刻熠熠生辉起来,“你说我能不能弄一种替代睡眠的魔药呀!”

这种临终前顿悟一样的发言,让白龙下意识想起了《堂吉柯德》。

他僵着表情,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你说什么。”

“替代睡眠的魔药!”,完全没注意自己踩在危险的边缘,也没有注意到白龙微微眯起来的眼睛,雨宮太阳继续自说自话,“睡眠的根本就在于让大脑休息,如果能有什么药物让缓解脑的疲劳……”

虽说看起来很有活力地叽叽喳喳着,但是在白龙眼里,这是回光返照。

就算醒过来会被记恨,白龙也觉得,需要用强制手段让雨宮太阳好好睡一觉了。

这边还在叽叽喳喳的雨宮太阳,大概太久没睡觉实在转不动脑子了,在白龙凑过来用那双瞳仁变得细长的双眼盯着他的时候,他也愣愣地与之对视。

要是换作平时,早就一骨碌溜开然后抱着魔杖准备和白龙干一架了。

然后,成功从雨宮叽叽喳喳变成雨宮小傻瓜的家伙,那张说个不停的小嘴渐渐没了声音,接着只听见耳边传来低沉的,被赋上魔力的语言。

“睡吧。”

陡然变得沉重的眼皮努力眨巴了两下,终于是再也撑不开,安安静静地睡了过去。

肇事者长长地叹气,在雨宮太阳额头上轻轻一吻。

然后把稿纸摞在一起,捧到了自己的书桌上。

2 .热症

雨宮太阳看了看日历,将今天作为一个重要的日子记了下来。

只是这样或许有些不太够,他还想去买张彩票,订个蛋糕。

怕是会被白龙制裁吧……

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伸手贴在白龙脸颊上试试温度。

就算现在没法动,病好之后也一定会制裁他的。

雨宮太阳丧气地在床沿趴了下来。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白龙生病。

那个威风得像一只小老虎的白龙,大概是平日里给雨宮太阳留下的印象太过于百毒不侵,以至于现在难得生病了,对方甚至觉得他不需要医生和药物。

雨宮太阳顺着轮廓再抚了抚白龙的脸。

果然手对于温度的感知比较主观,他正想换用额头试试的时候,被病人逮了个正着。

“你的手怎么那么冷,穿少了吗?”

白龙现在发着烧头痛欲裂,但是贴在自己脸上的温度让他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看看面前的家伙。

“至少这种时候,先担心一下自己吧。”

然后雨宮太阳面朝白龙脱起了衣服。

“…喂,你干什么。”

没有回答的声音,只有洋葱一样一层层剥掉的衣服胡乱堆在他的床头。

哧溜一下子,身上只剩衬衣的雨宮太阳钻进了白龙的被子,笑嘻嘻地如同八爪鱼一样,牢牢攀附在白龙身上。

“热水袋,睡觉。”

接着自顾自地闭上眼。

“睡什么睡,你这家伙……去拿药啊。”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