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云→亮←统】深夜食堂(上)

大部分同深夜食堂设定
深夜食堂老板云
富二代统
牛郎亮
都是蜀国的,擅自设定大家都是四川人啦x
里面出现的食物也会比较川味
不过结局是云亮

————————————————————

凛冬深夜,小雪簌簌地下着,慢慢堆积在路边,更显得整个城市又黑又冷起来。

时间已经是两点过半,某条深巷里的一家小店却正是营业时间。

店里开着暖暖的灯,狭小的空间里挤满了食物的香味,卷在淡白色的软雾里,从没关严实的门缝里丝丝缕缕地溢出去。

这种时候还有食客?

据老板赵子龙说,还是不少的。

店门被打开,哆哆嗦嗦钻进来一个鼻尖都冻红了的男人,穿着乍看上去就觉得冷的大衣,比起厚实的衣物来说的确更显得人挺直清爽,但保暖效果却不敢恭维。

他一手拢了拢衣服,地坐在最里面的位置,先让老板温一壶清酒,这才顺了顺白色的头发,拍拍衣服上粘着的细雪。

赵云看也没看来人,只从柜子里取出一只小巧的瓷酒盏,咔哒放在那人面前。

“酒呢。”,他看了看酒盏,又伸着脖子往厨房里面瞅,嗅了嗅空气里的香味,努力分辨了一下,“炖羊肉?”

“这不刚温上,你急什么急。”

“那再来一份烤羊肉。”

点好自己的餐,来客搓着手,瞄了一眼除了他之外的另外两个客人。

这两个人他认识的,就是三年前,从他庄园里偷走他所有bjd娃娃收藏,又在一周之后全数还回来的犯罪团伙的老大,刘玄德。

最气人的不是偷走收藏这件事,问题的关键,他的庄园警卫系统是他亲自布下的,保安也是亲自挑选的,而对方不仅入侵了他的庄园,还让团伙里的首席打手赵子龙干掉了他的所有保安。

还是一来一去,伤害x2。

“唷,这不是庞少爷吗,几天不见,你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一无所获啊。”,说着,有意无意又替身旁的孙尚香拢了拢外套。

庞统在心里狠狠哼了一声。

庞统在心里对着刘玄德和赵子龙一顿噼里啪啦爆炸连环踢。

庞统拿起小巧的酒盏,在手中圆润地把玩起来,“越是难以捕捉到的猎物,才越是有价值,不是吗?”,最后还附一个优雅玩味的笑容。

刘备挑起眉毛,视线转向赵云。

“痴汉是有人爱的,但是没多少人喜欢变态痴汉。”,赵云语气平淡,咬字清晰,振振有词。

呸。

庞统在心里狠狠呸了赵子龙。

“bjd是一门艺术,化妆也是一门艺术。”

“养bjd可以练习化妆,化妆可以应用于bjd,而集艺术之大成者,电影艺术也——”

庞统于理具争,说到兴致处,他眼睛里几乎放出光来,随即话锋一转,“最近年末大片你们可有看?”

刘备长长叹一口气,“枉费我们当年一番好意想治好你这怪癖,唉……”

他走过来在庞统旁边坐下,拍了拍他的肩,“你也是不容易,不如投资我吧。”

厨房里传来滋滋的烤肉声,穿在木签上的羊肉被刷上辛辣红艳的佐料,羊油烤得渗出来,滴在烤架上,顿时店内又是一股罪恶的香味。

庞统的肚子不争气地咕了一声,他嫌弃地拍掉刘备的手,用眼神示意他走开快走开,然而刘备不为所动,假装没看见庞统的表情,目光里满满的是慈爱和心疼。

他还顺手接过温好的酒,给庞统满上了一杯,“庞少爷在子龙店里白吃白喝那么久,我们交情想必也很深了吧,是时候考虑这个问题了。”

庞统小口地抿着酒,并施展秘技,一心二用,任由刘玄德拍他,和他勾肩搭背,谈天谈地谈生意,心里只装着最近几天晚上都会面的美人儿。

那人是个牛郎,长得像娃娃一样精致好看,特别对他的胃口,只是身周气氛有些冷,难以亲近,他不止一次地幻想,把这般好看的人买回家,纳入自己的收藏,该是自己收藏事业上多大的成就。

可偏偏那人不为所动,拒绝卖身。

无奈庞统只好另打算盘,放长线钓大鱼,听说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先抓住他的胃。

于是庞统变着法子带他去各类餐厅,从牛扒到刺身,从私厨到大厨,然而看起来并不凑效。

毕竟,每次用餐完毕后,对方都是说,“多谢款待,今天我就先回去了。”,而不是,“多谢款待,接下来去哪?”

唉。

庞统叹了口气,不过很快他就从烤羊肉里找回了精神。

一口咬下去羊油混合肉汁几乎滴落,皮的边缘有些酥酥地焦,但肉质还很嫩,辣椒和孜然的香味,再携着香菜的清香,以及他最爱的羊膻味。

比起炖羊肉,烤羊肉更能保存羊肉特有的香味,每一口下去都无比满足,这是真材实料的朴实的味道,庞统很喜欢的,比起那些高档餐厅的味道来还要喜欢。

即便是如此的美味,他也不曾带那个牛郎来这深夜食堂。

与其说是怕他不喜,倒不如说,庞统自认为,他看起来,不应该踏足这种小店,他自身就有一种,让人想把他富养的气质,和他在一起,自然就会觉得应该去更高档的餐厅。

“虽然每天这样我是没关系,但是进展确实不尽人意啊……不是我说,赵子龙你的法子到底管不管用?”

赵云无辜地耸了耸肩,用眼神把问题抛给刘备。

“管用啊,可管用啦!”,刘备终于回到孙尚香身边,像一只北极熊一样软趴趴地搂住她,把她往怀里圈,被一手推开还不屈不挠地贴过去,“这就是子龙教我的蛋包饭达到的效果。”

庞统有些将信将疑。

要不下次也试试给阿亮亲自做一顿?嗯——那就得带回家了。

等等,带回家Σ

带,带回家…Σ

带……唔///……

庞士元你的脑子!

他羞愤地把脸埋在手心里。

赵云看了看脸炸红到耳朵尖的庞统,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转身去收拾了烤架。

然后在庞统专用赊账本上又记了一笔,厚厚的一沓赊账,用物理事实说明了,他的料理的确是家常又美味。

赵云生得俊朗,又做得一手好菜,虽然没有自觉,但是被姑娘问有没有对象的时候,还是知道她们言下之意的。

除了早年在刘备手下做了个江洋大盗这种历史,别的地方倒符合极了现在女孩们的择偶标准。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这段经历,在安定下来之后,他更想找一个同样安静却又不安分的伴侣。

怕是没有吧。

赵云想了一圈,不由得垂头丧气起来。
  
  

送走了刘备孙尚香和庞统,他收拾着餐碟,抬头看了看外面街上薄薄一层的积雪。

今晚的客人怕是也没有了吧。

灶台上温着的羊肉汤还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在晚上听起来分外清晰,又让人心生暖意。

赵云有些馋,索性给自己盛了一小碗汤,加入些羊肉蘸料,撒上一把香菜,在椅子上歇下来。

正要把汤端到嘴边,门被轻轻打开,一个莹蓝头发的人探了半个身子进来,他环视了一下四周,似乎是在确认这家店是否真的在营业,和赵云视线对上的一刻,他礼貌地点了点头。

“啊…Σ欢迎光临!”

不知道为何,对视的一瞬,赵云有种偷懒被抓包的紧张,不由得难得地局促起来,立马放下汤碗站起身,“要吃点什么?”

确定了还在营业,食客也就妥帖地进了店,把门关得严严实实,挑了个座位坐下来,看了看菜单,似乎上面只有简单的三四个选项让他不知所措,下一秒好看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那个,虽然菜单上只有那几样,但是你想吃什么,我能做的也可以做给你吃。”

食客把围巾扒拉下来,努力嗅着空气中的味道,“有炖羊肉吗?”

“今天是冬至,顺应时节。”

食客似乎有些兴致,表情一下子缓和下来,“可以煮羊肉米线吗? ”

“哎,可以的。”,赵云应了,随即就转身去冰箱里翻找食材。

羊肉米线最大的卖点果然还是自己添加的佐料,不管食客喜欢清汤或是麻辣,米线上桌永远是清炖羊肉汤里团着素白的米线。

虽然有同样的原料,不同食客的个人调味又会诞生出全然不同的羊肉米线,有人喜豆瓣,有人喜干辣椒粉,有人喜混合,有人重口,有人清淡。

赵云把一排调料盒和米线一起放到食客面前时,忍不住多看了人几眼。

好看的姑娘自然见过,男人也有庞统那样的总在面前晃来晃去,可这么清冷好看的,意料之外地对他的胃口。

口味大概也喜欢清淡的吧。

这么想着,却看见食客舀一大勺豆瓣,一大勺辣椒粉,还撒了几颗小米辣,瞬间就像被啪啪打脸了一样愣在原地,喉咙和身体接收不到大脑的信号,下一秒就无拘无束起来。

“你比看起来还要能吃辣啊。”

食客手里拌着米线,抬起视线看向突然搭话的老板,大概是觉得这么开口有些傻,轻笑几声,“都是四川人,有什么可惊讶的?”

“啊……对,对…”,赵云挠了挠头,转身回厨房收拾东西,尽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尴尬无措,却拿起碗又放下,端起锅又放下,犹豫好半天,搓了搓手,回头问一句,“味道如何?”

“羊肉很入味,汤也不油,我喜欢的。”

赵云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羊肉米线本就是自己调味,问着有用吗。

“还有,老板家自制的豆瓣,味道很棒。”

“诶?”,赵云有些惊讶,“你尝出来了?”

“嗯,和超市里买的味道不一样。”

虽然有不少人夸他做的东西好吃,可是被认同的愉悦却不及这次,赵云不知怎么,松了口气,回到椅子上坐下,“我们家炒回锅肉也是用这种豆瓣,你喜欢,下次来我给你做。”

食客点了点头,挑起一大夹米线,在香气浓郁的白色雾气里再次埋下头去。

评论(1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