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云→亮←统】深夜食堂(中)

设定追加
诸葛亮的牛郎同事李白
脸好又浪在骨子里
很受欢迎经,所以常换男人x
————————————————

把煮熟的五花肉切片,下锅翻炒,加入豆瓣,盐,调味增色,最后加入斜切的细长青椒丝。

越是辣的青椒,过油炒后越是能保留原本鲜亮的青色,配上和豆瓣混炒过的肉片,泛着红色的油光,肉香和辣椒的辛香大大方方地四散开。

一份回锅肉,一碗米饭,一杯茶水,端端正正地被赵云小心翼翼地放在诸葛亮面前,“慢用。”,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心虚地抬眼瞄了瞄对方。

诸葛亮倒是意识到了,但也被看得坦坦荡荡,视线只盯着面前的食物,手上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一次性筷子,“好像很好吃,我开动了。”

夹起一块回锅肉,合着一大口米饭塞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豆瓣特有的香味,和青椒一同炒出来还了混入青辣的椒香,肉片回过锅后更激发出焦酥的肉香,吃起来特别下饭。

“老板家的五花肉切得比其他的的厚实,吃起来很满足。”

“是吗,好吃吗。”被夸惯了的赵云回以了礼貌的微笑,如果刘备在旁边,一定会挑挑眉毛,顺便来一句,“子龙你个被姑娘夸习惯了的人了,现在害什么羞。”

看着诸葛亮好歹一副吃得很开心的样子,赵云松了一口气,转身收拾了厨房的餐具。

今天也是,在赵云快要打烊的时候,诸葛亮才来到店里,如同冬天的早晨,姗姗来迟,好像大半天都被裹在又冷又浓的夜里。

越是深夜,就越是安静,整个城市都睡着了,似乎一点点声响,哪怕只是碗筷碰撞的清脆声音,都会把他们吵醒。

而这家深夜食堂,在这样的夜晚依旧温温地亮着,就像睡着时候还会持续跳动的小心脏一样,暖意洋溢,又不突兀,他的存在自然得就像月亮理应是亮的。

一碗饭半数下肚,没有了刚开始穷凶饿极的气势,诸葛亮突然郁郁起来,边说话边叹气。

他说,“我啊,喜欢吃好吃的东西。”

放下端着碗的手,筷子也被规整地放在碗上,视线却还是停留在面前的碗碟上,“一想到现在吃到的好吃的东西,离开了这家店就吃不到,只有这里能吃到,就觉得特——别不甘心。”

赵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吃到好吃的竟然会有这种感想。

说起来,一般听到别人有这种想法,都觉得那人应该去学做饭吧,教程也好,烹饪学校也好,自己做出来还会更合口味不是?

可是赵云脑轴一歪,搭错了回路,运转结果是,“那要带些回去吃吗?”

“欸?”

诸葛亮抬起头,眼睛明晃晃,直直盯着赵云。

诸葛亮难得地为一个人的脑回路愣了愣,开口,找不到语言,有干巴巴地合上,所谓欲言又止。

然而赵云的视角看来,啊这个人,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被那么好看的人盯着看,真是煎熬啊……

他甚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抬手蹭了蹭鼻尖,“那个…今天的菜有些做多了,不嫌弃的话,我给你装成便当,微波一下就可以吃。”

“可是我……”

“也,也算是帮我的忙了,所以是免费的。”,赵云感觉到热意在脸上蔓延,脑子也乱了,暗骂着自己这么突然,言语里也尽是不周。

???

你也不问问别人喜不喜欢吃?

让自己中意的人吃剩菜你也想得出来啊赵子龙。

我看你早晚要完。

“嗯,我一个人在家也不会做饭,那就多谢老板了。”

随着诸葛亮开口,赵云鼓起勇气朝他看了过去。

咯噔。

这个笑容由我来守护。

赵云在心里握紧了小拳头,然后他钻进了厨房。
  
   

诸葛亮并没有跟赵云表明自己是个牛郎,甚至名字也没提起,闲谈时被问起怎么那么早,他转了转眼睛,“大概是早起的人脑子好吧。”

“所以老板你这样常年熬夜的,脑子会变钝的。”

不过赵云觉得诸葛亮说得很有道理,诸葛亮给他的印象就是如此,很聪明的人,总是说一些很对的话,让他佩服得几乎身心都臣服在对方的道理面前。

又或许是,面对诸葛亮的赵子龙,一时间丢掉了脑子,断开了脑回路,转都转不动。

诸葛亮也觉得自己说得很对,他第一次遇到看上去愣头愣脑,又有奇怪脑回路的老板。 

在他回家睡了一个白天之后,打开便当盒,看见的是精致的,荤素搭配的三菜一汤,他忍不住又扶着额头感慨自己的睿智。

这是做多了点的剩菜?

怕是连他自己都骗不了。

把几层便当盒依次微波加热之后,诸葛亮难得地端坐在自家餐桌旁边吃了一顿饭。

也算是赵云有心,听说诸葛亮家不开火,那就连米饭也给他备好了。

没有问过诸葛亮对于食材的喜好,大概是挑他不会拒绝的吧,一个孜然羊肉小炒,切成丁的纯瘦羊肉,比起那些肥瘦相间的羊肉,炒出来要清爽干香许多,恰到好处的孜然和辣味,上面撒了一把提味的香菜,拌在饭里尤其好吃。

蔬菜是大家都不会拒绝的炒小土豆,一整颗的小土豆带皮炒出来,皮层焦香,内里绵软。

和这两样搭配的,是青绿的炒扁豆,只简单地加了盐调味,含着清香,绿油油脆生生。 

多久没有在家吃饭了,诸葛亮说不上来,反正,自己这个家只开过一次火,虽然没有炸厨房,但难吃却是真的。

他第一次给自己煮鸡蛋面,不知道如何分辨食材熟没熟,以至于把鸡蛋煎得有些糊,里面夹杂着蛋壳,忘记放盐,但面条却是,特别咸,特别咸。

此后他终于是知道了,美味的食物,只能在有美味食物的店里吃到,越是吃得多,内心就越是不甘。

痛苦不堪。
     
     

今天庞统进深夜食堂的时候,他转了个圈。 

赵云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定没看错,那个一直佯装绅士的庞统,眼睛放光,几乎跳着转了个圈,脸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激动的,红扑扑像猴屁股。

赵云眉毛一挑,看起来事情很简单。

“对方有所动摇了?”,他环抱着手臂,看着冷得发抖,还雀跃不已的小少爷。

“终于,我浓烈的爱意直达他的心房——
融化了一冬的冰霜,
今日,他对我微笑之日,我们心意互通之日——”

庞统把围巾取下来,攥在手里,拖着长长的围巾,又转了个圈。

“不好意思,我们这家店只招待人。”,赵云干巴巴回敬一句,转身就要进厨房。

“等等,等等——,辣鸡赵子龙Σ”,庞统扯着嗓子,“今天,少爷我打算好好临幸你的店,你真的要放走这个商机吗——”

“你先把赊账都还清。”

庞统一口气噎在胸口,愣是没憋出下一句,只能梗着脖子坐在座位上,撑着脑袋老半天,等到了赵云往他面前放了一杯清酒和酒盏。

“看你可怜,做点好吃的给你吧。”,赵云自上而下,投来怜悯的目光,“吃点什么?”

庞统哼了一声,看了看一如既往简单的菜单,又瞄了一眼旁边客人点的餐。

“老板,你可得好好心疼他。”,一边就着小菜喝酒的李白,叼着一只章鱼腿含含糊糊开口,“因为今天小亮亮心情不错,他就以为自己前进了一大步,差点没把我笑死…嗝儿。”

“可闭嘴吧你。”,庞统没来得及开口,李白旁边的红发男人就给了他一个按头,“还有闲心管别人?”

“这有啥——大家都喜闻乐见嘛,喜闻乐见。”,李白揉着脑袋,委屈极了的样子,“韩信你不也是,就因为是我认可的男人之一,就老请我出来喝酒。”

赵云摇了摇头,喝多了就什么话都敢说,今晚怕是要完。

就在李白韩信小动作,赵云看戏的不正经气氛里, 庞统却 突然正襟危坐起来,人也不骂了哼也不哼了。

“老板,我想好了一件事,说出来你可别笑我。 ”

“你说。”,我可没答应。

庞统盯着面前的酒盏,看得出神,好几秒之后,他才自说自话一般,“我打算,新年的时候,正式向他告白。”

陈述句,不需要别人赞同与否,也不需要建议,只是一句通告。

赵云在听到的第一瞬间是想笑的,那个痴汉又变态收藏bjd的庞少爷,居然要去跟人告白了,而且这个瞬间还和青春期的纯情boy一样。

但是嘴角都快翘起来的时候,突然涩涩地觉得,或许庞统这次是认真的也说不定。

喜欢上一个牛郎,这种人大概很难对别人抱着真心交往,更别说是客人,那交往就更像是工作,把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人,只当做一个提款机。

庞统若是追着玩,肯定他自己也不会介意,可是到了要表白的程度的话……

赵云抬起头看了看自家店里昏黄的灯,暖光温吞地照亮着这家店,静静地发着光,但灯罩底部确实是有黑色的积尘。虽然可以假装看不见,但黑色的积尘真的存在。

叹了一口气,赵云又从厨房拿出一瓶清酒放在庞统面前,“等你告白回来,我给你庆祝,这是请你的。”

这时候李白也没插嘴了,只嚼着鱿鱼须,韩信把他喝空的酒杯满上,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李白的表情,闭上了嘴,一时陷入沉默。

而当事人却是第一个活过来的,他抬头看着赵云,一下子笑了出来,点着头说好,然后搓了搓手,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评论(2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