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刃炎】山外有山比山高(一)

天谕背景,私设如山
光刃x炎天
人设戳评论,或者直接点头像
不发一章我怕是要一辈子沉迷细纲

————————————————————

细碎的沙石被风带起顺着他的脸蹭过去,尘埃在衣服头发上细细蒙上一层灰。
 
正上方是百米高的绝壁,两面绝壁之间颤颤悠悠悬着一座拉锁桥,木板大抵已经腐坏,只剩手臂粗的铁链在风中碰撞发出声响,传不出多远就隐没在风中。
 
苍浪是在领地之战中被敌对光刃的一道剑气掀下来的,他试图将双刀和巨剑插嵌入岩壁稳住下坠的身体,可在下落过程中甚至控制不了平衡,剑尖在绝壁上长长划出一条痕迹,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掉近沙石堆积的谷底。
 
从指尖开始找回直觉,轻轻抽动几下之后,收掌成拳,眼睑也颤了颤,努力撑开一条缝。
 
他试图移动身体从地上爬起来,痛觉猛然席卷神经,好像全身被拆开又堪堪拼回来一样,肋间剧痛,估摸着肋骨断了几根。
 
肺腑中一阵翻涌,不及抬手捂住,又是一口鲜血涌出。
 
苍浪再次脱力地倒在沙地上,视线模糊起来,隐约看见远处有个人影踏着沙石而来。
 
渐渐近了,能看见来者足蹬一双黑色短靴,看上去并不廉价,但再好的靴子,踏足荒漠上千里后,也免不了沾满了灰尘显得破旧。  
 
苍浪看着那人影驻足在自己面前,但是他脑袋还是昏昏沉沉,也没有更多的力气继续维持清醒,只觉得在这种鬼地方遇到人,大概是有救了,随即又闭上眼昏睡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正午,知觉和意识一起回到脑海的一刻,突然回忆起前一次醒过来的场景,一瞬间僵着身体直直躺在地上不敢挪动。
 
“嗯?”没有痛感。
 
猛地坐起身把自己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嗯?嗯嗯??”
 
耳旁响起“咔哒”的枪械声,苍浪下意识伸手去摸自己的武器,张望之中才发现,自己的武器远远躺在一边,而武器旁边, 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坐在岩壁遮挡的阴影里。
 
黑色的斗篷,遮得几乎看不见眼睛的帽子,还戴着黑色的蒙面,斗篷下是黑色劲装,袖口靴面均有镶金刺绣。
 
衣装包裹下的身材瘦却不弱,尽显干练。
 
似乎是注意到自己醒过来,他抬起头看了这边一眼,把枪收在腰侧,手在包里翻了一会儿,拿出一个水壶远远抛给他。
  
“休息好了,我就送你上去。”,他低低地说了一声,便没了动作,也不知是闭眼休憩亦或打量着苍浪。
 
说句实话,苍浪现在的样子有趣极了,领地战穿着的公会战袍重甲都凝固了混上沙尘的血,脸上头上也沾了灰尘和血星子,就像路边脏兮兮的小流浪狗,实在是很久没那么落魄过了。
  
他拧着瓶盖道了一声谢,仰头把冰凉清冽的水灌进喉咙冲淡了铁锈味,就像冒着烟干裂的土地终于迎来一场朦胧春雨,使他顿时清醒不少。
  
顾虑着救命之人还要在沙漠行路,他只喝下几口,剩了大半瓶拿在手里,这才注意到瓶子的模样。
  
黑色金属瓶身,一些像是手工刻上去的纹饰,很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他还没来得及回忆起,一只手伸到他面前。
  
苍浪猛地回过神,有些尬然地把瓶子还回去,挠着头说了句抱歉。
  
对方没说什么,放好水壶随后把他从地上拽起来。转过身左右张望,抬手指向峡谷尽头,“那边有一处塌陷,可以爬上去。”
  
苍浪把佩剑背在身上,点了点头,跟在人身后。
  
他转着眼睛,瞅了瞅黑袍子,视线又逃开盯着远处的石壁。
  
听声音能大致推测出这人与自己年纪相仿,身高却比自己低上半头,苍浪甚至可以看见黑色斗篷顶上的细灰。
  
这里离机械迷城很近,因此苍浪并没有因为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遇到人而多想。况且对自己出手相救,还带路离开这地方,想必是个好人。
  
于是他用膝盖一样的大脑一反应就给他打上了标签。
  
没错,是个好人。
  
行路不到几里,确实有一处塌陷,原本陡峭的崖壁,不知为何只有这一处破碎塌陷,巨大的石块滚落谷底,一路延伸上去。
  
果然如黑衣人所言,沿着这一处碎石塌陷爬上去便是地面。苍浪环望了四周正是熟悉的景色,随即对黑衣人抱拳,“多谢阁下救命之恩,可否求问恩人姓名,苍浪来日必定报答。”
  
黑衣人摆摆手,不及说话便听得远处有人唤着苍浪的名字。
   
苍浪应声回头,望去黄沙丘上几道人影,为首的是身着粉白衣裙的少女,身后跟了两名背着狙击枪的炎天弟子。
  
最前面的少女急急赶到苍浪面前,几乎是跳着脚地揪他衣领,挂在他身上摇摇晃晃 ,“你小子昨天打着打着人就没了,知不知道那之后我们连一个要塞都没拿到!”
   
苍浪头疼地把她从身上扯开,举高,放下,“我再帅也不能以一敌十 ,战术问题怎还归咎于我了。”
   
气成包子的少女又狠狠跺了跺脚,这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黑衣人,探头去瞅,“苍浪,他是…?”
  
苍浪蹭了蹭鼻尖,侧过身向他们介绍道,“昨天我从山崖上掉下去,所幸这位……”
   
话到一半,突然想起恩人还未将姓名告知于他,正要回头询问,却 被枪械上膛的声音打断了。
  
跟在玲珑身后的炎天举起枪正正对着黑衣人,“副会长,他是楼弃。”
   
楼弃?
   
苍浪一瞬间地愣神,听上去挺熟悉的名字可脑子里半天找不到头绪,下意识闪身挡在人面前,“你们干什么,把枪放下。”
   
黑衣人愣了愣,转头看向苍浪,没说话也没有拔枪防身。
   
听了副手的话,少女的神色也变得警戒起来,“是楼弃?”
  
苍浪显然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好像所有人都认识他的救命恩人——除了他自己,而且还如临大敌。
   
“苍浪。”少女唤他回神,手中已然握紧了花铃蓄势待发,“他是帝社悬赏的叛国罪者楼弃。”
   
叛国罪者?
   
苍浪有些惊愕,回头看了看黑衣人,发现对方也抬头看着他,视线对上的瞬间,苍浪才终于得以看到一直藏在斗篷下的红色双眸,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细细打量着他。
  
下一秒黑衣人移开视线,看着对他拔枪相向的同门,“你们以为,两个低阶弟子就能把我带回去?那我的赏金未免太高了些。”
  
少女扬了扬下巴,“你先搞清楚形势,我们是四对一。”她瞥了一眼苍浪,眯眼示意他。
  
然而苍浪并没有注意到少女的话,更不用说一个眼神。
   
他脑子里塞满了新鲜的信息来不及消化,卡在那里半天转不过弯。
   
直到黑衣人一把抓住苍浪的后领往旁边一跃,紧接着一颗手雷在他刚刚站过的地方炸开,苍浪才猛地回过神来。
   
“苍浪,如果你执迷不悟,那我们只好连你一同抓回去。”少女挥动手中花铃,一条灵气聚成的巨蟒从地下窜出,曲身将苍浪两人圈在其中,张开口就要咬过去。
   
楼弃正准备拔枪迎战,然而比他快上一步的苍浪已巨刃在手,向前一步格挡住攻击,猛然迸发剑气将它弹开,手腕翻转将剑刃插入地面,剑气震得以剑刃为中心荡开一圈震波,沙石飞走,巨蟒也被剑气撕裂消散在空中。
  
“够了。”不待尘埃落定,他收剑回鞘,“不论他做了什么,我的命也是他救回来的,现在一命换一命,你们不能对他出手。”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