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白雨】年年

幼驯染捏造,同居捏造
————————————————
  

  
一大盒和果子,放在白龙的置物柜里。
   
他社团活动结束,正准备换衣服走人的时候,一打开柜门就看到了。
  
“呀——哪个女孩子给白龙送了白龙最喜欢的和果子——?”
   
雨宫太阳踮着脚,把下巴搁在白龙的肩膀上,努力朝柜子里看。
  
“女孩子?”,白龙难得地笑了一下。 “今天又不是情人节。 ”
   
他把和果子拿出来,顺手递给雨宫太阳,“而且,我才不喜欢这种甜死人的东西。”
   
雨宮太阳假装没听见,举着点心盒子晃晃悠悠自说自话,“到底是哪个可爱的女孩子呢——好好奇——”
  
接着他被白龙毫不留情地揪住耳朵。
   
“演,接着演。”,捻着雨宮太阳薄薄的耳廓扯了扯,“女生是进不了男生更衣室的吧。”
    
雨宮太阳幡然醒悟。
   
“你是笨蛋吗?可爱的女孩子——雨宮太阳。”
   
白龙撒手把雨宫太阳扔在一边,面朝置物柜换起衣服。
    
偷瞄了两眼白龙的腹肌,雨宮太阳心满意足地在长椅上坐下来,“今天是万圣节嘛,我还以为白龙喜欢和果子的说。”
    
“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那么深?”
     
“小时候在医院,我给你和果子,你吃得可开心了。”
    
打开盒子,雨宫太阳挑了一个淡粉色樱花形状的,捻在手里转来转去。
     
“每次治疗结束之后,母亲就给我一个和果子作为奖励,早知道你不喜欢,我就不攒着留给你了。”
    
白龙把制服的扣子,从上到下都严密地扣好,然后他听见雨宮太阳叫他。
    
“白龙。 ”
    
回头看见的雨宮太阳,慵慵靠在椅背上,嘴里叼着粉色的和果子,朝他扬了扬头。
   
白龙没带任何犹豫地,非常自然地俯身,一口咬去半个。
    
果然,齁甜齁甜的。
    
    
     

    
“好冷啊——”
    
一米多长的沙发上,雨宫太阳和白龙一人靠着一边的扶手,盖在同一条被子里。
    
说着这话的雨宫太阳还在使劲把被子往自己身上裹,对面的白龙死死拽住被子的一个角。
    
“你这家伙!放手!”
    
“不要!白龙小气!”
    
他把自己裹在松松软软的羽绒被里只露出小半张脸,藏在刘海下面苍蓝色的眼睛,带着委屈的神色看向白龙。
    
“小气!”
    
丢下最后一句话,然后彻底把脸埋进被子。  
   
白龙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准备放任他为所欲为的时候,突然被子里什么东西动了动,然后一个透心凉的温度钻进他的衣服下摆,贴在他的肚皮上。
    
“喂!别得寸进尺啊!”
    
他被冰得一个激灵,炸毛着往后退,然后抓住罪魁祸首的脚踝,把冰凉的脚丫从衣服里揪出来。
     
“白龙小气——!自己身体那么好,都不肯让我取取暖——”
     
“我说你啊……”
   
像是被戳中了软肋,白龙一下子消了气。
     
他把雨宮太阳的脚塞进被子,然后将他裹了裹严实,整个圈进怀里。
   
雨宫太阳脑袋在被子里拱了拱,探出来,头顶正好抵在白龙的下巴上。
   
“白龙真温柔呢?”
    
“你真过分呢?”
    
没有消停超过十秒的雨宮太阳,再次开始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看样子是想从被子里破茧而出。
    
白龙松了松手,让他更好地动作,嘴上却是非常嫌弃的语气,“干什么,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
    
终于打开被子卷的雨宮太阳,反手揪着两个被子角,转过身去抱住白龙把他压倒在沙发上,一并盖上被子。
     
“好暖和啊。”
     
他两手撑在白龙头旁边,只隔着咫尺之距和那双红色的眼睛对视。
     
后者被盯得坦坦荡荡,但过了两三秒还是放弃了这种类似谁先笑谁就输了的游戏,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按住雨宮太阳的后脑勺吻上了对方冰凉的唇。
    
“你也是。”
    
    
     

    
放课后的教室里安静异常,只有笔尖在纸面书写的声音。
   
解算完这一道数学题,白龙搁下笔,从桌上拿起一本参考书,“哗啦哗啦”地翻起来。
   
邻座的雨宫太阳盯了白龙约莫十来分钟,看着他写完了这一整道题,低头在草稿纸上勾勾画画,在灵魂版白龙的小画像旁边写出了几个学校的名字。
   
“白龙想去哪个大学?”
    
被叫到的人偏头看向雨宮太阳。
   
“因为,今年就是最后一年了吧。”
    
雨宮太阳抱着头,晃晃悠悠地翘起椅子来。  
    
“高中好不容易考到一起了,大学不知道能不能一样呢…说起来,白龙之前说过想当职业选手吧?”
   
“嗯,以前说过。”
    
“但是为什么突然不去社团了呢?白龙那么厉害,监督也会推荐你去不错的大学吧。”
    
“大概吧。”
    
白龙再次低下头,把参考书往后翻了几页,找到了刚才那道题的例题。
    
感觉自讨了没趣,雨宮太阳“哐噹”地把椅子落回地面上,磨磨蹭蹭地拿起英语词典背了起来。
   
“white,w—h—i—t—e。”
   
“dragon,d—r—a—g—o—n。”
    
“foolish,f—o—o—l—i—s—h。”
   
白龙放下书,“课本上有这个单词吗。”
    
这是个陈述句。
    
雨宮太阳笑了起来,“词典上有啊,还有——stupid,之类的。”
    
看见白龙作势要起来跟他算算账,雨宮太阳率先从座位上跳起来,两三步跑到窗边。
    
把玻璃窗打开之后,操场里社团活动的嘈杂声音就随着花瓣穿堂而入,春天还有些冷的风也灌了进来。
    
“那些人在踢球呢,真好啊——可以的话我也想去体育类的大学……”
     
“你的身体当职业选手负担太重了。”
    
“我知道我知道,说说而已…”
    
“所以快点给我过来好好学习。”
     
“欸——稍微休息一会儿嘛。”
     
“明明从刚才开始你就一个字都没写吧。”,白龙叹了口气,再次把头埋进书本里,“你以为我是为什么备考的。”
     
雨宮太阳愣了愣,回头看向那个认认真真写着题目的人,再次问出一开始的问题。
    
“白龙你想去哪个大学?”
    
回答却是晚了好几秒。
    
“你呢?”
    
在窗沿上趴下来的雨宮太阳,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笑了出来,“那我就稍微努力一下吧。”
    
    
    

    
雨宮太阳坐在电风扇面前,眯着眼抿完了一根冰棍。
    
似乎对风力有些不满意,伸手把风扇调到最高档,电器“嗡嗡”的噪音一下子响了起来。
    
明明夏天都要结束了,为什么还是这么热啊——
    
他迎着强风睁开眼,直愣愣地看着扇叶的残影。
    
“夏天,要结束了啊…”
     
“太阳,你看见我的头绳了吗?”
    
“没有——”
    
白龙从卧室走到客厅,看见了那个背对着自己,用自己的头绳扎了个丸子头的雨宮太阳。
    
“你这家伙…”
    
雨宮太阳下意识护住脑袋后面的丸子头。
     
“说过多少次了,风扇不要开到最高。”
     
雨宮太阳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眼疾手快地抱住白龙的腿。
    
“夏天要结束了噢白龙。”
    
脸埋在白龙裤腿上蹭来蹭去。
    
“所以那又怎样?”
    
白龙试图把腿挣脱出来。
    
“果然一说到夏天就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的能懊悔一生的事情呢。”
    
“哈?比如?”
    
“甲子园没能打出去的最后一球之类的——”
    
“你又不打棒球。”
     
“没能一起去的庙会——之类的?”
     
“是你说太热了不想出门的。”
    
雨宮太阳翻了个身,瘫在地上踢着腿。
    
“到退役都没能竭尽全力的风扇,之类的?”
     
他小心翼翼地往白龙那里瞄了两眼。
    
没有头绳所以任由长发披在背上的白龙,背对着他在旁边坐了下来。
    
由于夏天的热度,鼻尖也沁出了薄汗。
     
“那也是风扇的残念,你这家伙根本没有什么夏天的残念吧。”
     
“……”
    
“怎么了?”
    
白龙回过头朝地上看去,正好和雨宮太阳直直对上了视线。
    
“……你在看什么。”
    
“夏天一直没能开空调呢。”
    
“你会感冒的吧。”
    
“那也不用每天都守着监督我呀——”
      
“嗯。”
     
白龙收回了视线,声音有些闷闷的。
    
雨宮太阳伸手拽拽白龙的发尾,勾在手指上卷了两圈。
      
“果然,没有什么残念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