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日狛】当我死时

狛枝现在马上就要死了,但是,他出乎意料地平静。

平静得连他自己都有些费解。

尽管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疼得几乎叫出来,而且还能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从身体里流出去。

但他也只是平缓着有些急促的呼吸,大脑一片空白。

啊啊,难道是因为失血过多没有能量进行思考了么?

他看着吊在自己上方的长枪,觉得视线有些模糊。

嗯…果然是因为失血吧,视线都……

鼻子有些发酸,随后眼眶里就有包不住的东西从眼角溢出来,一瞬间,又能在扭曲了一下的视野里,看清长枪的身影。

他在哭。

哭得他自己都费解。

明明是,终于成为希望的垫脚石,以自己制定的最完美的计划,以最好的姿态,要死去了啊。

明明是一直渴求着的,这个瞬间……

要死了唷。

这句话,慢慢重复着,渐渐地意识到了什么。

在脑海里,之前一直是模糊钝亮的东西,忽然就像打磨出来了一样,反射出高光。

这是,要死去的真实感。

与之前近似开玩笑的人生不同的,真切的……死亡。

所谓死亡,就是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也找不到了。

不说生前最重要的东西,就连最重要的回忆也再不能想起。

马上,就要一无所有了。

明明没有留恋的,对于自己这样敷衍的人生,明明不该有什么留恋的,但是狛枝觉得他应该再想起点什么。

日向创。

褐色短发,白色衬衫。

闭上双眼,你就在我的眼眸里。

门把转动发出金属的声响。

他想起在金色沙滩上第一个见到的少年。

单薄的门被应声踹开。

他想起少年眯眼笑起来,“我叫日向创”。

离他不远的,燃着微弱温暖火焰的打火机倒下。

他想起见到自己黑化的少年,满脸难以置信,“那么温柔的你……”

顿时火苗蹿上了窗帘。

他想起被自己从病房赶走的少年些许落寞的背影。

灭火管接连在身旁破碎开来,发出清脆凛然的声响。

他想起那个少年,环抱双臂,“…因为我大概,不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扔下你不管吧。”

马上就要死了唷。

他想起少年迎风扬起的白色衬衫。

想要勾起嘴角,但是现在却是连微笑也挤不出了,因为疼痛,表情克制不住地显得扭曲,眼角睁得几乎裂开。

他想起少年在一片逆光中对自己伸出手。

绳子从失去知觉的手中滑出,屋梁上的长枪直直坠下。
他想起,被想起的一切马上就再也想不起来,一瞬间就往死里难受,难受得哭了出来。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睁大的眼睛里接连不断地溢出来,带着滚烫的温度,滑下脸颊,浸入柔软的白色头发。

记忆里刚刚来到岛上时,和日向君并肩而行的身影,有些明媚恍惚。

“和日向君独处啊……我可受不了。”

和你独处,会控制不住地喜欢上啊。

那样的话,为成为希望的垫脚石而死之类,也会犹豫吧,这样的东西真是太麻烦。

“……我已经一秒都不想再看见你的脸。”

再让我看你一眼……

再……一…次……就………好…………

“让您久等了。”

眼前的是,已经死去的少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