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白黑】悲伤的是温柔(节)

那一年,他们高三毕业了。

整个年级的人像疯了一样高声喧闹着,把抽屉里,书桌上,书框里的资料拿出来随手扔着。

教室里很快一片狼藉。

不知是谁开了窗,单薄的只卷片纸就随着风漾去了窗外。

借着这个机会,白马探移过视线望向窗外。

其实白花花的书本试卷,早就乘着学生们的欢呼从三层四层或是五层的窗口飞下,漫天地飘。

楼下的地面,也已经像积雪一样积了一层书。

他们的高三,他们的十九岁,压抑的一年的沉默的青春,在这一刻释然了。

看着被乱扔的书,白马探才能真切地这样觉得。

他们的高中,结束了。

不用再看着墙上的倒计时一天天地变,也不用把自己囚在这个堆满书卷的教室。

慢慢流淌出来了畅快和轻松,让他心里痒痒的,有种想站在楼顶大吼一声的冲动,有想走过去一起扔书的冲动。

但是,他良好的教养让他留在原地,有些好笑地看着人群里那个乱发少年。

少年的侧面也很好看,乱发下蓝色的眸子,只是看不出表情。

大概有点着急吧,毕竟和旁边的女孩抢着自己的书。

在喧闹的环境中隐约能听见,不要抢我的喇我要拿回去卖掉充零花钱……之类的话。

正想着他们会拿着一摞书僵持多久,少年突然回头,伸手一指自己,“白马不也有很多书嘛你去扔他的好了!”

我的……书?

白马愣愣地回头,看着自己身旁的几摞书,啊啊,确实很多呢。

但是不想扔呢。

并不是想当废品卖掉,或许只是,回忆的载体吧。

不经意地轻轻笑起来看着自己那一堆笔记本。

一双手伸过来,“Get!白马探的笔记本~☆”

黑羽快斗龇牙笑着,双眼眯成了一条缝,拿着几本精致的烫金封面的笔记本跑到窗边,“呼啦呼啦”一下子全扔了出去。

然后回头指着窗外,作死地笑问,“白马啊你说你的笔记本那么厚会不会砸死人?”

被问到的少年一脸的惊诧,冲到窗边确认了本子的落点就转身出了教室。

“啊嘞?喂喂白马??”少年像是做错事的三岁小孩,无措地喊着白马探的名字,跟着下楼去。

不就是几本长得好看一点的笔记本么,用得着那么急……

黑羽快斗在楼梯上停下脚步,双手揣在裤兜里。

这样啊,是那几本啊。

他记得的,有次行动,在逃离现场的时候自己玩脱了,结果害得那个金发的侦探右手受伤。

侦探微笑着说,那么请怪盗君负起责任来笔记就拜托了。

平时连自己的笔记都半个字不动的黑羽快斗,心不甘情不愿地草草写了两排之后,终于记起造成这样的情况的好像是自己,于是在负罪感的驱使下拿出写预告函的态度来帮白马探抄了一个月的笔记。

刚刚自己扔的,就是那几本留有自己的字迹的啊。

他顺着回转的楼梯慢慢走下楼,看见的是以,像鹅毛大雪一样落下的书卷作为背景的,白马探的背影。

少年半跪在白色书卷铺就的地面上翻找着自己的笔记本。

那样认真的背影,就像夜晚看见的,在寻找犯人留下的蛛丝马迹的侦探的样子。

呐,我也来帮你找吧。

还在由于要不要这样说出口的黑羽快斗,看见白马探站起身,手上拿着自己刚刚扔下来的笔记本。

金发少的表情好像松了口气,舒展开眉宇。他转过身,微笑着对双手抱在脑后的少年说,“黑羽君真调皮。”

被点到的少年一瞬间就像炸毛的猫,“假洋鬼子不许用形容小学生的词来形容我!”

“那么,难道黑羽君是蹭得累?”

“我才不是蹭得累!我才不会说你才蹭得累你全家都蹭得累!”

“是是~”

白马探笑的时候微微眯起了红色的眸子,在夕阳中也仿佛晕染了一层毛茸茸的温暖。

黑羽快斗隔着纷飞落下的书卷,看得不真切。

他注意到脱帧的本子,望向白马探,眨眨眼,“白马你不生气吗?”

侦探低头查看了一下伤残的本子,“不生气。”

……啊啊,真的是完全不在意的语气,如果是要收藏的本子,至少也皱皱眉头,用凌利的眼光戳我一下啊…!
不过,也是啊,少爷是“该死的”有钱人,坏了一两个本子当然不会在意……那么刚才下来拿本子的原因,说不定也并不是……

黑羽快斗垂下眼,转身换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往回走,“哎呀~假洋鬼子你真是小题大做,害得我都傻乎乎地跟着下来了,果然还是快点回去吧,小心被书砸。”

“虽然不知道你又一个人乱想了些什么…”他就站在这里看他的背影,“不过我刚才的意思是,黑羽君是特别的。”

他看见少年停下脚步,于是勾起嘴角走过去。

“因为是特别的,所以不会生气。”

黑羽快斗回头,半吊眼侧目望着他,“大侦探你,真亏能说这样的话啊。”

“嗯?”白马探不解地稍稍偏头。

“反正,就是绕着圈子说我是怪盗基德吧?”

白马叹气,“黑羽君刚刚有听人说话吗?我说的是,‘黑羽君是特别的。”

黑羽快斗错愕了一下,但是仅仅是一瞬间,他又换回那副笑脸,“回去吧,我才不想留在这里被全体高三围观呢。”

连侧目都不给围观者们,白马探只注视着少年的背影离开。

踏过厚厚的书卷,踩出细碎的声响。

白马探忽然觉得,比起扔书,还是泰然自若地从它们身上走过去更畅快更解气。

这就是把书海踩在脚下的优越感么?

离开这片路面的最后,他用皮鞋鞋跟,狠狠地踏了一下脚下的那张不知是谁的数学试卷。

声明一下,对于侦探推理小说我可是非~常~爱惜唷。

事后,白马探如是说。

校园广播依旧循环播放着毕业的歌曲。

即便是傍晚了,学校里也并非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影,和以往不同的,高三逗留时间。

互相写毕业册写到手酸,接下来又拿着即拍即显的相机留影。

“真的是,大家照了好多呢。”

走廊原本属于墙报的地方,贴满了这些,将要离开的人的照片。

有凑在一起比着剪刀手的,有在社团部室摆pose的,有满脸不情愿地被拉到镜头前的。

走在这样的长廊里,夕阳从走廊尽头的窗户照进来,照片显得陈旧泛黄。

“呐呐,你写什么呢?”

有女生对同伴递去油性笔顺便问了一句。

接过笔的女生轻轻笑着,在速显的照片上简单的道别话语。

黑羽快斗环视现在的走廊,满满的都是照片和寄语。

“再见咯。”

“我们会继续加油的!!”

“这三年,谢谢了。”

“一定会再见面的。”

……

“怎么样?黑羽君有触景生情吗?”白马探从楼梯口走过来。

黑羽快斗伸手触碰了那些即将成为过去的照片,眯眼笑出声,“当然啊。”

就算夜晚,他是翱翔在天空中的那个,一个人对抗组织和警察的怪盗基德,但是卸下一切伪装,他终究还是个普通的高中生。

也普通地有着自己的感情。

慢慢走向少年些许落寞的身影,伸手宽慰性地揉揉他的乱发,在少年回头瞪他吵嚷几句的时候,先一步打断少年的话。

“呐,黑羽君,我们来照相吧。”

并排坐在通往顶层的楼梯上,白马探从衣兜里拿出数码相机。

什么呀原来早就准备着的嘛?

黑羽快斗半吊眼侧目,有一种上当的错觉。

“只是因为毕业才陪你照的啊,如果以后被我在怪盗基德的通缉令上看见的话……”

“好了,来看着镜头黑羽君~”

“啊?什……”

“咔嚓。”

“喂等等啊我还没准备好!刚才的删掉删掉重新来。”

那么容易炸毛的,果然只有黑羽君啊。

“我知道了。”白马探无奈地笑着,高高举起相机不让黑羽快斗抢到,“重新拍就好了啊。”

少年你不会站起来抢吗?

嘟囔着听不见的句子,少年收回手。

“黑羽君过来一点啊,脸会照不下的…”

“哈?你是想说我脸大吗假洋鬼子!?”

“毕业照呢黑羽君笑一个吧?”

“……”

“怎么了黑羽君,嘴角在抽搐诶。”

“咔嚓。”

“咔嚓咔嚓。”

一张张定格的画面,不再动的风景,是我们流逝的青春。

白马探把洗出来的照片递给黑羽快斗,“黑羽君写点什么吧?”

“哈?”接过油性笔的手抖了抖,“你要把这种尴尬的照片贴出来吗!?”

“哪里尴尬了?黑羽君笑得很可爱啊~☆”金发侦探笑得人畜无害,“留下来让学弟学妹们观摩一下吧。”

明明被用形容女孩子的词形容了是一件值得炸毛的事,但是因为后一句话,少年开始埋头写字。

哼哼~就让你知道一下我怪盗基德伟岸的身姿比你个假洋鬼子的人气高吧!

就算你想阴魂不散地留下照片来欺骗学弟学妹,他们的视线也会被我基德大人全数吸引的!

一边写就一边不经意地笑了出来。

“黑羽君写的什么?”

“啪。”

黑羽快斗把后面涂了胶的照片大力拍在墙报上,伸手抓着白马探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咫尺之距。

话从牙缝里挤出来,“勾引后辈的事想都别想。”

“那种事我真是想都没想过啊。”白马探笑着摆手,睁眼望向少年的眸子里塞满了温柔,“原来黑羽君也会担心这种事?”

少年脸上掠过一抹淡红,快速地松开手转身望楼梯口走。

身后的人却抓住少年的手臂把他拉回来,在已经没有人的走廊里轻轻吻了上去。

“从今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