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绮凪】带麦耳机

没有工作的时候,皇绮罗习惯一个人在家听歌。

放了两把藤椅的露台,就着红茶,坐一天。

早上的新闻偶尔也会听,不时地抬眼看看电视,再低头解决早餐。

今天的新闻也继续着叨念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事故,说是有个少年在过街时被车撞死。

一开始判断为少年一边过街一边打电话而没有注意四周而酿成的事故,最近发现,不是意外是谋杀。

绮罗并没有特别在意。

自己之所以知道少年的名字,或许是报道听多了吧。

眼眸微微向上看,注视天花板几秒,然后自顾自地点点头。
嗯,应该是这样的。

新闻结束之后,他就会抱上一堆书或是杂志到露台去。

把读物堆成颤巍巍的一摞,然后放松的坐在藤椅上,插上耳机开始听歌。

他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用这副红色的挂式耳机了,看了耳机上面掉色的部分,应该有些时间了吧。

毕竟,他也不记得这是自己什么时候买的了。

也许是别人送的。

皇绮罗觉得按照自己的审美,是不会买这种带麦的耳机。
而且红色太显眼,还是黑色好。

黑色最好看了。

他从书本里抬起头,望望自己上方的一片天,抬手轻敲着带麦的地方。

耳机音质好,出乎皇绮罗的预料,只是有时会有些噪音。

但是,说是噪音或许不准确,隐约听出是两个音节的词。

皇绮罗一开始以为是伴奏的原因。

有些乐器是能模仿人声的,所以听错了也不奇怪。

后来,在好几首歌里都听见了,音节很熟悉,像是在叫自己的名字。

皇绮罗皱皱眉,取下耳机,环顾这个只有自己一人的露台。
是幻听么?

再次戴上耳机。

这些并不重要。他想听歌。

凤瑛一在下午拜访了皇绮罗家。

洒脱地一脚踹开门,径直上到二楼的露台。

他看见休假中的队员,正悠闲地在听歌。

红色的挂式耳机……

凤瑛一不由得眯起眼。

“耳机好用么?”凤瑛一单手撑在进入露台的玻璃门边。

皇绮罗慢慢回头,看了自家队长,然后收回视线,“嗯。”

凤瑛一走过去,在另一把藤椅上坐下。

“最近,总是听见,奇怪的声音。”他放下书,直直望向似乎近在咫尺的虚空。

“欸——绮罗会说那么多话真是少见。”

话一出口,凤瑛一真切地发现旁边的人愣了一下,但也是一瞬的事。

“总觉得,好像有人,在叫我。”

“听歌的时候?戴着耳机的时候?”

看见皇绮罗的点头,他微微皱眉,笑得有点苦恼。

“绮罗,你觉不觉得,最近少了些什么?”凤瑛一开始像皇绮罗发生改变的最初几天那样试探着问他。

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灵魂什么的,如果能听见声音,说不定是……

“什么?”皇绮罗茫然的表情,不解地偏头。

凤瑛一一瞬间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话噎在喉咙里,说不出。
说不出,也就听不见了。

接下来的是漫长漫长的沉默与妥协。

两个人在露台静静地坐到傍晚。

夕阳西沉,慵懒地散发着橙红色的光晕,洒在露台上。

皇绮罗终于摘下耳机,摇摇头。

凤瑛一站起身,“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他弯下腰,自顾自地取下皇绮罗的耳机,“对你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吧,我拿回去听。”

看见凤瑛一把耳机装进口袋,皇绮罗想伸手去拿回来,但是认真思考一下,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不能不要那副耳机的理由,于是慢慢放下手。

出了皇绮罗家,凤瑛一并没有很快就离开。

他站在皇绮罗家门口,从包里摸出手机,插上耳机开始放歌。

双耳充斥了带着浓重金属味的摇滚,他静静地等着,大概切了三四首歌之后,他听见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

“キ…キう”

绮罗绮罗绮罗绮罗绮罗绮罗……

凤瑛一以为是幻听,他取下耳机,四周一片寂静。

NAGI,最后是用这副耳机和绮罗通话的么?

所以,声音,被留在里面了。

凤瑛一再次戴上耳机,大步离开。

他不敢用这副耳机通话,他怕自己一说话,里面的声音就会消失了。


皇绮罗埋头解决着晚餐。

新闻里刑事总监正在对念叨了一个月的案件做发布。

被害人的照片被公示出来。

粉色的头发,灰色的眼睛。

皇绮罗看着照片上的少年,轻轻抿了一口红茶。

最终,还是没能想起来。

FIN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