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宅生

一点也不可靠

【白雨】九局下半「没有正剧的番外x」

雨宮太阳慢吞吞地整理着投手丘。

十分钟前就是这样,期间白龙已经回收了所有的球。

回去的路上要不要顺道去雷雷轩吃一碗拉面呢,烫口的大块叉烧肉,再加一份厚蛋烧。

把球筐放下,活动了一下肩膀。

远处的雨宮太阳以颓废的样子蹲在投手丘上,喊了几次也没有回话。

他只好走过去,一把按在对方脑袋上,“该走了。”

“白龙…”委委屈屈还带着哭腔,眯着眼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眼睛疼,要死掉了……”
 
叹口气摘下雨宮太阳的帽子,一把撩起他的刘海再扣上帽子压住。

“活过来了?”

看见人点头点头用力揉了揉眼睛。

“所以说你该去剪头发了,下次比赛之前一定要去。”

没有回话,雨宮太阳站起身。

啊啊…

意识到失言地捂住嘴。

「下次比赛之前一定要去剪头」=「不剪头会影响发挥」

笑话,正选第五棒对上不了场的投手说这样的话。

虽然雨宮太阳不是说翻脸就翻脸的人,就算是爱情的巨轮也岌岌可危了。

“真好呢,又是第四棒的剑城君。”

漂亮的滚地球,白龙是接不住了。


回去的时候还是友善地一起去了雷雷轩。

“好像很好吃,我开动了。”

双手合十齐声这么来了一句,然后才拿起筷子大口扒面。

忘记告诉老板自己要咸口的厚蛋烧,在尝到一股甜味的时候,白龙的眉毛一下子皱紧了。

把剩下的全部夹到雨宮太阳碗里。

“你喜欢的,都给你。”

然而被用其他借口硬塞过许多食物的雨宮太阳,很自然地误解了白龙的意思。

他歪了歪头,语气不善。

“甲子园我又不上场。”把厚蛋烧一块块扔回去,“今天的训练真是辛苦了呢,第五棒的白龙君。”

“喂你…”

毫无意识地就被记恨了,白龙有些恼火。

这时候想起了捕手前辈告诫自己的话——

「不和不能上场的投手较劲,让世界充满爱。」

长长深呼吸,扭头塞了一大块叉烧到嘴里。

“唔Σ…” 「好烫Σ」

「他还默认了Σ」明明是始作俑者,却鼓着脸委屈起来。

等到白龙端着碗连汤也喝见底的时候,旁边的家伙还是一副生闷气的小媳妇样。

把面全部裹在筷子上再一口塞进嘴里。

从来都是白龙先服软,这次也不例外。

“怪我,周末的时候陪你练几组投球?”

“哼哼。”

“然后请你吃车站附近那家店的冰雪摩提。”

“那可是甲子园的第一场比赛——”

白龙有些羞耻地老脸一红。

“最后去我家,让你玩头发。”

雨宮太阳一下子就晴了。

瞅着时机不错,把碟子里排得整整齐齐的厚蛋烧推到雨宮太阳碗边。

雨宮太阳顿了顿。

想起每次训练之后,白龙拎着一瓶水满学校地找翘掉训练的自己,把自己提起来拧开瓶盖灌水的样子。

还有嫌弃着自己在便利店买的美味便当,然后把肉夹给自己的样子。

还有自己在自行车棚收到一筐情书,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那就吃吧。

甜口的厚蛋烧。

原来真的是单纯的,是自己喜欢的甜口。

“白龙啊。”

“嗯?”

“周末练球之前,去剪头吧。”

“好。”




很久以前就想写棒球paro的白雨,手机丢了之前的存档也没了(´;︵;`)
感觉再也写不出之前那个,只能用个像是番外的小短满足自己的私欲。
为什么可以喜欢一对cp喜欢那么久呢(´;︵;`)或许三越再出一个本我就能继续写下去吧
满满的大振气息。
想写没有高温假几乎要融化的汗♂湿的训练x。
想写为了太阳变成捕手的白龙。
想写雨宮太阳暴投。
想写雨里白龙一言不发一球一球狠砸进雨宮太阳的手套里。
本来想记录一整个他们的夏天。
总之先这样吧。

评论

热度(4)